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男儿本色 > 男儿本色

男儿本色第29集剧情

有了计划,就立刻行动起来。

傅俊良利用政府关系,华菁则利用曾经的同学联系报纸,佩雯开始在学校中刷写大字报,而传雄关闭了交易所,聘请了上海最好的律师。

为了安全,传雄决定让答春带着佩瑛和佩玲暂时离开上海,回到宁波老家。临别的那天,传雄告诉答春,等一切都过了,他一定会娶答春。答春哭了,她向传雄保证,一定会照顾好两个妹妹。

那时候,施家还不知道传雄的决定。孝仁的伤势渐渐好转,只是左手的枪伤再也无法治愈。祥庆觉得自己有愧于儿子。出院那天,祥庆准备给儿子一个惊喜,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更大的“惊喜”出现了。

巡捕房的军警带来了法院收押的传票,施祥庆因故意谋杀罪被逮捕了。

施家三兄弟傻了。

孝仁带着去了巡捕房,与陈家骆见面,陈家骆一幅公事公办的样子,丝毫不给孝仁面子。孝仁知道这一切都是传雄的主意,于是,他主动约见传雄。

传雄早就料到孝仁的出现,当孝仁开除条件,恳求传雄放过父亲的时候,传雄拒绝了。愤怒的孝仁忍无可忍,他掏枪对准了传雄的脑袋。

就在这个时候,两名记者的闪光灯亮了。孝仁没想到传雄会留下这一手,他放下了枪,临走的时候告诉传雄,如果事情继续下去,恐怕周家死的不只两个人。

第二天,这件事情就出现在了上海各大报纸的头版头条。法律面前,贫与富是否平等?一时间,满城风雨,议论纷纷。

孝仁的精神就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他去监狱看望了父亲,疯牛要孝仁不论用任何办法,都要救救自己。

孝仁将一张没有写上银码的支票放到了陈家骆的办公桌上,出人意料的是,陈家骆拒绝了。他告诉孝仁,自己一点都不缺钱。

直到这个时候,孝仁才发现好像一切都不能改变了。他能做的,只有看着父亲施祥庆上堂受审,那一天让孝仁明白了一个事实:一旦父亲被判有罪,那么很可能被处以死刑。

施家似乎已经被逼上了绝路,施孝仁想起了一个人。

佩雯又见到了施孝仁。这一次,孝仁希望周家不要再闹下去,两人相爱一场,希望可以用钱还回父亲的一条命,或是用自己一命换一命。佩雯告诉孝仁,周家人不会要施祥庆的命,他们要的是一个公道。

那一刻,施孝仁绝望了。

深夜,孝仁一个人站在滔滔的黄浦江边,他的眼神中流露出杀机。

也就在这个时候,佩玲突然被人反绑着送回了周家,在佩玲的身上,传雄拿到了孝仁的一封信,答春和佩瑛就在孝仁的手中。

当传雄与孝仁见面的时候,孝仁什么也没有隐瞒,他甚至跪下来恳求传雄放过父亲,他告诉传雄,答春和佩瑛就在他的手上,只要撤销官司,他一定放人。传雄望着孝仁,他狠狠给了孝仁两记耳光,他骂他不是男人。

但是,孝仁没有还手,他也不允许别人还手,孝仁说:“我早就不是一个人了。”

施孝仁给了传雄三天的考虑时间。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