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男儿本色 > 男儿本色

男儿本色第33集剧情

施孝仁与上海的高层见面,现在,他已经是上海最大的金融家了,他告诉上海高层,现在他要借着法币改革的机会,对上海的金融重新洗牌,很快他的七支债券会同时上市,他要用这七支债券来阻挡法币改革的步伐,用这七支债券来逼迫上海债券市场的崩盘,一旦崩盘,到时候上海金融市场的一切就都是他的了。

在巡捕房陈家骆的办公室里,陈家骆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办公桌前,他从身边拿起一份华菁的电报,他望着电报上的字字句句。在他耳边,回响起华菁的声音,“爹,我和传雄一切安好,传雄已经醒了,他还不知道疯牛的事情,爹,你告诉我,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陈家骆走出警察局,他看见,不远的街灯下,俊良打着雨伞正望着自己。俊良告诉陈,他要为佩雯报仇,为传雄报仇。陈家骆告诉俊良,疯牛没有死,他又活了,施家人花钱买通了军政府,找了一个替死鬼。得知这个消息,俊良愣住了。

佩雯的墓碑前,俊良为佩雯和周家的每个人都送上了一束鲜花。俊良清洗着佩雯的墓碑,他发誓,自己一定会为她和周家人报仇。

北平,在答春的衣冠冢前,传雄第一次跪在答春的衣冠冢前,他和华菁整理了答春的墓。他告诉答春,自己的愿望实现了,但是你已经不在了,疯牛已经绳之于法,你们没有白死。华菁听着传雄的话,心如刀绞,她没有将真情告诉传雄,这对于传雄来讲,实在太残酷,他不想再有残忍的事情发生。

就这样,传雄和华菁度过了一段美好的田园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出;然而,敏感的传雄偷偷地看到华菁写给父亲的信,他看到了疯牛未死的消息,传雄呆住了。

火车上,传雄久久站立着,这冰冷的背影一动不动,他的脸上面无表情,好像是一个“活死人”一样。他就那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周传雄回到上海,他开始一点一点地接近着疯牛,他在寻找任何一次可能的机会。但是,当他重新面对疯牛的时候,周传雄是在父亲的坟前,他听着疯牛的忏悔,看着疯牛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那一刻,传雄简直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接下来的日子,传雄日日夜夜紧跟疯牛,他简直有点像幽灵一般,出现在疯牛的左右,他发现疯牛变了,传雄陷入了痛苦的深思,他不断告诉自己,不要被疯牛的假象所欺骗,他要闭上眼睛,为父母,还有佩瑛、答春报仇。

与此同时,疯牛也陷入了更加内疚的心境之中。他隐约感到有什么人在尾随着自己,但是有看不见,摸不着,他想到了敬之、嘉钰。

这一天,传雄下定决心下手。疯牛看到传雄,百感交集,他跪在传雄的面前,声泪俱下的忏悔自己的过错,随即掩护传雄离开,。。深夜,疯牛到凤嫂的房间里,他告诉凤嫂,老天还可怜他,传雄没有死。如果传雄死了,自己真是一个十恶不赦的罪人。
华菁回到阔别已久的上海。她见到了久别的父亲和俊良,陈家骆听华菁交待了关于传雄的所有事情。陈家骆表示自己会派手下在上海滩打探传雄的消息。但是,传雄这个人生来就“怪”,所以实在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找到他。陈家骆嘱咐华菁和俊良,这件事情千万不能让施家的人知道,否则,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