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孩奴 > 孩奴

孩奴第23集剧情:庄伯婷归来查公司账

吕坤跟着 刘志高一家人来到娘家,芦苇对 卢丽说他跟 陈杰明没什么,就算有什么有怎样,他的前妻去世了,现 在是人家是单身。有说卢丽年纪越大跟他们妈越像了。自己现在有新的工作,也是新的开始。卢丽出来把事情告诉了 卢母。卢母让刘志高帮忙打听一下陈杰明的情 况。吕坤最后说他帮忙。

晚上吃饭,卢父给吕坤倒酒,吕坤说自己不喝酒。刘志高也一直劝吕坤喝酒,说自己承蒙吕坤的关照,把家里收拾的干干净 净的,今天自己是借花献佛。吕坤最后只好破例,让人拿来大杯子。连着喝了三杯。卢丽说要不今天就到这吧,吕坤说这拿到那啊,卢母说那你们慢慢喝,他们进屋 休息。饭桌就剩下刘志高跟吕坤。吕坤喝多倒在地上,对二人说二十多年来,在家里做媳妇后边,车上坐车后面,办公桌坐后面。现在自己变成一个谁也不待见的死 胖子。婚姻如战场,上场必上亡。说自己跟媳妇结婚没有半年就两地分居。有时候看你们2个吵架,我就羡慕啊,在家里边没有人给他说话。现在我一个人带着孩 子,大老爷改回的都不会。我只有看到孩子一百分时候会高兴。刘志高说这挺好喝了顿酒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刘志高问卢丽想什么呢,卢丽说一个孩 子给了生命还要给安全,还要给他正确。刘志高说不管你给什么,都给不了他一个有保障的未来。他今天一直在想吕坤说的一句话,他不停的问他值得吗。卢丽说他 只记得,他付出了那么多,没有尊严没自己,可是看到孩子红通通的分数就是他全部的骄傲。当父母就是孩子的陪练。不管牺牲什么都要承担。对刘志高说对他要求 不高,在自己哭的时候给一些安慰,在自己需要支持的时候给他一只手。

卢丽来电话告诉母亲,说陈杰明非常清白,品行也不错,前期去世了,一个 人带孩子过日子,就是职业有点问题,自己开了一个酒吧。卢母挂了电话后,说要好好说说芦苇,不能让她跟陈杰明搞在一起。芦苇对自己母亲说他跟什么都没有。 卢母说世界上最不该嫁的就是死了妻子的人,那个形象就是白莲花一样的一尘不染。芦苇说自己最重要的就是通过试用期,最后没法自己不送笑笑了,让自己的母亲 去送。

初中的第一摸底开始出来了,吕坤分析后,最后主要差距就是在语文作文,吕强说小强作文主要是因为上了作文培训班。刘志高说现在的孩子 就像是火腿肠,各种培训就是防腐剂,然后套上所料皮放到大超市让人挑眩卢丽询问小强上的什么培训班。吕坤说上的牛沛的培训班。刘志高不同意上培训班。卢 丽同意欢欢上培训班。

卢丽来找牛沛说给孩子报个培训班,牛沛说他可不敢收他儿子这样的学生,如果出什么问题,你跑到办公室闹我可受不了。最后牛沛答应收欢欢。询问欢欢作文哪方面差,卢丽说还是想给欢欢上一个独立的培训班。刘志高在图书馆给欢欢了办了一个借书卡。

卢丽跟刘志高因为欢欢作文的事情争执起来,最后刘志高出注意,他们2个打赌,这次让欢欢听他的,下次欢欢作文如果还不好,在听你的,卢丽听后说赌就赌。

项立强回到家中,告诉母亲说庄伯婷回来了,他回来是找麻烦的,本来他回来也不怕,可是刚好赶上公司资金周转不灵,让他抓了个现形。 项母对 唐红说让他去给庄伯婷道个歉,这个事情就解决了。唐红说为什么要自己道歉。你以为道歉了这事情就没事了。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