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天下兄弟 > 天下兄弟

天下兄弟第3集剧情

杨佩佩让田辽沈派出吉普车,她亲自送王桂香回村。王桂香抱着另一个儿子,坐在吉普车里,身旁还有杨佩佩和田辽沈送给她的奶粉、奶瓶、婴儿的小衣服什么的,还有一袋大米!这让王桂香感激不已! 王桂香是在村民的羡慕和惊奇的目光中回到了家。那样的奶瓶和奶粉,谁也没有见过。更何况还有吉普车呢!那喇叭,一按,嘀,嘀嘀嘀,响亮!王桂香没有告诉丈夫刘二根自己生了双胞胎,怕落下埋怨。刘二根也没有细问。刘二根虽木讷,但性格却极倔犟。刘二根柱着拐杖,让刘树和刘草去拔猪草。刘树和刘草却抢着在哄小弟弟。刘树和刘草都很喜欢这个小弟弟。刘树说,弟弟哭声大,将来肯定能当大军官。刘草说,哥,为啥非得要当大军官?刘树说,妈不是说了吗?弟弟是当兵的给接生的,当兵的接生的就能像当兵的! 刘二根给儿子起了名,叫刘栋。栋梁之材!这让王桂香很欢喜。王桂香惦念着另一个儿子,几次想告诉刘二根,但都开不了口。可这样的事,不可能永远瞒着,这让王桂香备受折磨。她也牵挂着留给杨佩佩的那个儿子。 杨佩佩自从有了儿子田阳,整个人大变!田辽沈也高兴。田辽沈说,哈,我说的吧!老天爷会长眼的,早晚会让咱俩也有个儿子!杨佩佩心底潜藏的母爱,一下子被激发出来了。杨佩佩将田阳视为老天送给她的一个宝,连梦里睡觉都要笑醒。醒来就抱着儿子田阳摇晃着唱摇篮曲。田辽沈说,哪有你这样疼孩子的,连觉都不让睡,这不折腾吗?杨佩佩说,他在我怀里才能睡踏实呢,你看你看!田辽沈说,那你呢?你就这么整夜整夜的不睡?杨佩佩说,我睡了啊,可睡着了还是满脑子都是儿子,可不就醒了?也怪,我也不困,也不觉得累呢! 大半年过去,王桂香盛不下心中的秘密,无法再忍受,还是告诉了丈夫刘二根说她生了对双胞胎,她把另一个儿子送人了。刘二根一听,当即扔掉了双拐,火了。刘二根说,我的儿子凭啥送给了别人?啊?凭啥?!王桂香说,要是都带回家,添的就是两张嘴,你能都养活?刘二根说,就是冻死饿死也要一家子在一块儿!王桂香和刘二根争吵起来。刘二根逼王桂香去把孩子给要回来,王桂香不去。王桂香说,那孩子送给了好人家,比留在咱家享福!可固执的刘二根根本听不进去。 刘二根发誓要把儿子给要回来! 田辽沈心疼妻子杨佩佩,托人从老家找来了一个远房亲戚当保姆,帮着带孩子。杨佩佩开始不愿意,把儿子交给别人,她不放心,可工作又丢不开,只能接受。 可那保姆来了两天,就被杨佩佩折磨得要走。杨佩佩让她每天至少洗十来次手,还得用来苏儿药水洗。杨佩佩说手上细菌最多,一抱孩子就会传给孩子。保姆的手都给洗得发红了,后来又洗得发白,脱了皮。田辽沈看不下去,刚说了两句,却就被杨佩佩给堵了回来。杨佩佩说,我儿子比我的命还宝贵! 是的,杨佩佩真的不能没有儿子。 有一天,杨佩佩正在医院上班,保姆惊慌地跑来,告诉她小田阳丢了,被人抢走了,杨佩佩一听,当时就慌了神。孩子丢了?我儿子被人抢了?我儿子啊!杨佩佩急得要疯了,用颤抖的手拔了好几次电话才打通田辽沈。田辽沈一听,又急又气,这还了得了这个?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有人敢抢孩子!而且抢的还是团长的儿子!他妈的!田辽沈一边报案,一边和杨佩佩分头去找。 他们都没有想到来抢田阳的会是刘二根。 原来,刘二根借着卖笤帚的机会,去了城里。他找到了部队营房,可转了转,却进不去。门口有哨兵在持枪站岗。刘二根就耐心地等候时机。事也巧,那保姆正好抱着孩子出来。刘二根跟了上去,一眼就盯住了那孩子。没错,就是他!刘二根跟那保姆套着近乎,都是农村来的,有的是磕可唠。三套两套,保姆就没了防备。刘二根将孩子骗到怀里,抱起就跑,惊得那保姆当即瘫软。 刘二根抱着孩子来到长途汽车站,却没能赶上正点的车,只好等着下一班。不料杨佩佩带着警察追来。杨佩佩看见儿子,就扑了上去,抓住儿子就哭。刘二根还没有等推开杨佩佩,就被警察一把给扭住了。警察拿刘二根当盲流人贩子了,毫不客气,三拳两脚先将他制服,然后就关进了小黑屋去。刘二根又恨又气,当即窝下病来了。 杨佩佩将孩子抱回家,孩子连惊带吓,哭闹不已。杨佩佩也是急火攻心,抱着孩子不肯撒手。田辽沈怎么劝也劝不好。这时候,王桂香找来了。王桂香发觉丈夫刘二根去了城里,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生怕出事,就找来了。果然还就出事了!王桂香求田辽沈和杨佩佩去派出所说情,把刘二根放出来。田辽沈和杨佩佩这才知道抢人的不是盲流人贩子,而是孩子他爸刘二根! 田辽沈当即和王桂香去了派出所,将刘二根保了出来。田辽沈要请刘二根吃饭,聊聊,可刘二根拒绝了。刘二根很生气。刘二根很愤怒。刘二根说你们仗着是城里人是大军官就抢我的儿子啊!你们!你们还讲不讲理了?田辽沈说,讲!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我们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别说是个孩子了!如果你们不愿意给,就把孩子还给你们。只是现在孩子已经上了户口,要办些手续。那王桂香一听孩子都上了城里的户口了,惊喜不已。趁着田辽沈去接杨佩佩和孩子来见面时,王桂香跪下哭求刘二根回家,别耽误了孩子的前程。 田辽沈回家劝杨佩佩把孩子还回去,杨佩佩一听,很失望。杨佩佩说,说好了给咱们,怎么又反悔了啊?田辽沈说,反悔的是孩子的父亲,当初是孩子的娘把孩子送给我们的,孩子的父亲不知道。杨佩佩说,那现在怎么办?怎么办?田辽沈说,只能还给人家。这要是处理不好,将来不也是个麻烦吗?杨佩佩尽管心有不甘,但也无奈,只好同意把儿子还给王桂香。 杨佩佩让田辽沈去请王桂香和刘二根来家,一起吃顿饭,她要给儿子田阳好好洗个澡,换上干净的衣服,还要准备一些奶粉。她要把儿子干干净净地还给他的亲生父母。田辽沈去了,找到刘二根和王桂香,把他们请到了家里。王桂香和刘二根进了田家,方知道两家的差距天壤之别! 杨佩佩在给儿子洗澡的时候,哭了,忍不住的泪水滚落在儿子那肉嘟嘟的肉身上。杨佩佩想起儿子转天还要打一针婴儿防传染病的疫苗,就劝王桂香和刘二根在田家住一夜。刘二根开始不愿意住,可经不住王桂香劝说,就住了下来。 正是这一夜,让刘二根改变了主意。 刘二根不得不承认,儿子在田家比在乡下要享福得多,而且,田辽沈和杨佩佩俩口子对儿子是从心里爱,不掺假的爱。尤其是杨佩佩,那一夜,她没有睡,抱着儿子田阳不肯撒手。王桂香埋怨刘二根不已,这一次,刘二根竟然有些心虚地不回嘴了。 但转天杨佩佩抱着儿子要和他们一起去打防疫针的时候,王桂香忍不住了,对杨佩佩和田辽沈说,儿子给他们留下,不带走了。王桂香硬将刘二根拖走了。临走,王桂香按着刘二根跪下给杨佩佩和田辽沈磕头。王桂香保证不再向杨佩佩田辽沈要回孩子! 这一变故让杨佩佩和田辽沈又惊又喜! 王桂香和刘二根回到乡下,刘二根虽然不再提去要孩子,可时常半夜起来,缩在土炕的角落抽烟,一袋接一袋烟地抽,呛得王桂香也跟着时常醒来。王桂香说,田家是个好人家,以后不能再去叨扰人家了。刘二根也知道田家是个好人家,也知道田家会对儿子好,可那心里还是放不下田阳,毕竟,那是自己的骨肉啊! 王桂香和刘二根商量好:一,不再去田家要孩子;二,不跟刘树、刘草和刘栋提起这事。等孩子们都长大了再说。 也是天意,不久,田辽沈接到了调令,调往省城的军部,任军部作训处长。军长就是石振河。在打塔山阻击战时,石振河是连长,田辽沈是班长。俩人是真正的出生入死的兄弟。 杨佩佩和田辽沈临走之前,给王桂香和刘二根写了一封信,还送去了好多东西。是派司机去送的。但信上没有说要去哪里,只是说工作需要,调走了。刘二根看完信默然不语,半晌才对王桂香说,以后再也看不到儿子了。王桂香只好劝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田家越是搬家,对儿子越有好处! 杨佩佩临走那天,抱着小田阳和医院的人告别,说:大家都知道,我和老田一直没有个孩子,如今有了田阳,太不容易了。小王说:护士长,你放心,我们知道该怎么做。大家都听好了,这孩子不是抱养的,是护士长亲生的。众人都说明白了,知道了,当然,以后再有谁来问,这孩子当然不是抱养的,就是杨护士长亲生的。杨佩佩听了,感动得热泪盈眶,抱着儿子田阳,给大家连连鞠躬。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