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谁为你作证 > 谁为你作证

谁为你作证第2集剧情

在法官的催促下,陈立宣读了熊早的证词,熊早承认他先后送给了谢春100万现金!谢春尖声叫道:他撒谎!陈立主张撤消这份证词,因为这与在押犯人的减刑直接关联。但,法官未予采信! 法庭宣判——判谢春有期徒刑10年,并没收其全部非法收入!谢春要上诉,她还向法官提出了另一项要求:我要换律师,她骗了我! 站在辩护人席位上的陈立竟一时不知所措…… 金晓杰劝慰陈立,不如借这个台阶就下。依他看,这个案子复杂得很,没个一年半载的都扯不完,那点律师费还不够你跑腿儿的汽油钱呢。陈立说,如果这么窝窝囊囊的撤下来了,她还有脸在这个圈子里混吗?金晓杰说,那倒也是! 陈立再次来到拘留所,但谢春拒绝与她交谈。陈立说,你要是愿意看着那95万被法院没收,那你就换律师,如果你能找到只收一元钱而又能为你打赢这场官司的人!谢春问陈立为什么不要钱,陈立说,我的名誉比钱重要!…… 不久,谢春交给陈立一张名单,上面写着几个男人的名字、包括他们的职业、职务、联系方式。她说,这95万都是从他们那里挣来的。陈立收起名单要走,谢春突然又向她索回,她把名单上前两个人的名字以及名字旁边的两个5000元涂掉了。陈立问为什么?谢春说,算了……陈立敏感地发现,谢春的表情与慷慨无关…… 再细看那张名单时,陈立顿时凉了半截——上面居然有方正天地的第一大客户,万达电子公司老总赵屹鸥的名字,谢春从他那里得到了30万。 以往,凡是碰到了棘手的、或是富有戏剧色彩的案子,陈立总是首先想到了刘云——本市《每日晚报》法制部的副主任。 刘云是政法大学新闻系的高才生,法制部的头号笔杆子。当初陈立自立门户时,想出了借助媒体迅速创出品牌的捷径。经人介绍,她找到了刘云。当时刘云刚被老婆抛弃,正是寂落之时。见到这样一个聪明漂亮的年轻女人上门求助,不禁豁然开朗!二人各取所需、渐渐地成了“哥们”——法制文学专栏《刘云说法》中的许多文章越来越多地取材于陈立的案例,而陈立的“方正天地”也因此声名雀起!对于陈立,离异多年的刘云还有着内心深处的某种渴望。因是过来人,他自然懂得如何收放。尽管王一涤的存在,也是一个无法漠视的障碍。 刘云建议陈立放弃。陈立说,现在放弃已经来不及了。再说这个案子会使她与赵总建立起某种特殊的关系,今年“万达”的续约不会有任何障碍了。刘云说,你现在精明得有点可怕。陈立说,没办法,为了生存。 谢春的案子吊起了刘云的胃口。陈立走后,他迫不及待地在电脑上撰写了这样一个标题——《在天使与魔鬼之间》。他觉得女主人公用犯罪嫌疑人的实名谢春显然不合适,于是他就在李雯、王虹、贾美芸这三名字之间随便选择了一个“李雯”。 转天一上班,陈立找到了金晓杰。金晓杰看过名单后也是大吃一惊!二人商议了一下,结果不约而同——先把这事压压再说。陈立把赵屹鸥的名字从名单上划了出去,她叫来助手黄超让他整理并打印出来。 在赵屹鸥秘书的催促下,陈立直奔国际发展中心参加万达公司的商务晚宴。 酒席间,时尚而性感的陈立成了那几个东北客户的“攻占”目标。陈立娴熟而得体地周旋其间…… KTV包房里,陈立看到了当天的《每天晚报》上的一篇文章——《天使与魔鬼之间》,署名刘云。于是,她故意把文章读给大家听,但无人感到意外。也有人说,这个李雯只是一时糊涂、不走运而已。陈立敏锐地发现——赵总的脸色变得有些不自然。她想借机深入时,一排衣着性感的小姐们鱼贯而入。 为首的客户领导忽发奇想地说,今天不要荤的。大家追问究竟,领导色眯眯地说,你们没发现——这些小姐加在一起,也比不了咱们的陈小姐吗?话虽不中听,但陈立知道——这顿酒喝舒服了,赵屹鸥和她都会有重大斩获。于是,她只得搁置了李雯的话题,拎起一瓶XO走向了领导…… 洗手间,陈立吐得一塌糊涂。她掏出手机给刘云打电话。刘云问,老问题?陈立说,老办法! 五分钟后,当领导搂着陈立的纤腰准备下手时,陈立的手机响了…… 转天黄昏,沉睡中醒来的陈立被床前一个黑暗而高大身影吓了一跳!——是王一涤,以及王一涤无可奈何的表情……王一涤告诉陈立,你在家里睡了将近一天。金晓杰给她打了一天的电话,而她的手机却始终没开。没办法,金晓杰只得给他打电话求助。 金晓杰让陈立以最快的速度赶到西苑温泉度假村,赵总在等她。陈立说,我知道他要跟我谈什么…… 赵屹鸥把一张晚报递给了陈立,陈立直言相告——在当事人提供的证人名单中,你排在第二位。赵屹鸥问如何处置?陈立说,站在当事人的角度,需要他出庭作证。赵屹鸥说,只要不影响家庭和公司的声誉,我会配合。赵屹鸥告诉陈立,李雯在万达时,只是办公室的一个普通办事员。因在公司一桩极其重要的交易中出了大力,拿了30万佣金,随后就离开公司不再有任何音信。陈立说,这不是很简单吗,一纸证明足已!赵屹鸥说,现在不是时候,万达正在进行资产重组,不少的人都在盯着我的这个位子呢。陈立说,万达不是国企,你也不是公务员,作风问题无非是个人隐私问题。赵屹鸥说,话虽这么说,可要卷入了丑闻,势必又要牵扯出“第一桶金”的事儿……话音未落,一个衣着华丽、满脸怨气的中年妇女出现在他们面前——陈立认得这是赵屹鸥的夫人,便连忙告退。身后,传来了赵屹鸥的一连串的低声解释…… 陈立确实感到了为难——毕竟,为一桩陈年旧事在关键时刻掀翻赵屹鸥有些得不偿失。况且,马上就到与万达公司续约的时候了,她也该为方正天地的未来考虑。 陈立再次来到第一监狱,见到了熊早。 熊早说,我知道你想对我说什么,咱俩要是换个位置,我保证比你说的还动听。陈立说,我能够证明你作伪证,而且一旦证实之后,你还要为此付出代价。熊早说,我知道。但是你放心,死刑跟我永远是一步之遥,即便你成功了。 陈立意识到,这个案子最便捷的路已经堵死了。若想突破,只能从谢春的那张名单着手!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