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金陵秘事
我也要给这影片打分

剧情简介

1948年金圆券发行前后发生在南京的故事。   银行巨头为了向国民政府高官行贿,不惜将自己的情人——名噪京沪的越剧皇后白燕燕作为厚礼送给部长,但美人却在一个雨夜不明不白死于非命,服侍她的哑巴女佣也倒在血泊中……银行小职员秦兆旭报警后忽然失踪,成为警局追查的最大凶嫌,而部长秘书杨奇峰主动投案自首,却在审讯过程中被暗枪打中……疑云阵阵,困难重重,督察郭智仁在抽丝剥茧的过程中,终于发现这一桩凶杀案件的背后藏匿着来自最高当局内部的一桩惊天大阴谋…… 第1集  1948年夏天,南京城出了一桩耸人听闻的命案。死者一位是名震京沪的越剧皇后白燕燕,一位是国民党高官南测海的秘书,案件扑朔迷离,调查颇费周折,它和当时国民党几位核心人物的一桩阴谋紧紧联系在一起……  三个月前,老蒋在莫干山召开了一个秘密会议,国民政府副部长南测海和小蒋的大秘张显都在其中。刚从赣南调来的经济督察郭智仁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会议,心情显得格外紧张……  面对日益严峻的军事形势和经济形势,老蒋很是焦虑。南测海的秘书杨奇峰密会亚东银行总经理侯安平,把此次会议最大的秘密告诉了他,那就是:金圆券即将发行。杨奇峰知道南部长一直垂涎于南京城里的越剧名伶白燕燕,而这个风情万种的女人眼下却正是侯安平的情人……  杨奇峰把眼下局势的严重性告诉了侯安平,拐弯抹角说服他,为了替亚东银行争取拿到金圆券的收兑权,就要加大对南部长的贿赂,最好的礼物就是白燕燕。  侯安平割舍不下白燕燕,不免心猿意马。他来到白燕燕寓所,正与白燕燕亲热时,被自己的老婆袁丽华抓了正着。袁丽华让侯安平当着白燕燕表态,要不,交出她父亲留下的银行滚出侯公馆,要不从此跟这个狐狸精一刀两断永不见面。侯安平自然不愿放弃银行,无奈之下,跟着老婆离开了。  白燕燕正在为侯安平的离去而伤心,不料师兄鲍小禾又带来了更让她寒心的消息,她借贷亚东银行投资拍摄的电影《凤仪亭》因为时局动荡票房惨败,被电影院提前下档,这一来,她向亚东银行贷款拍电影的一大笔钱就无法偿还……  侯安平思前想后,终于下了决心,他吩咐银行小职员秦兆旭每天都给白燕燕发一封催还贷款的信。随后又把律师找来,让律师也每日给白燕燕电话催款,倘若继续拖欠,就要诉诸法律。  秦兆旭按照侯安平的指示隔三差五给白燕燕送催款信,白燕燕心急如火,打电话求助于侯安平,但侯安平故意不接电话。白燕燕不知是计,弄得几乎疯狂。正在绝望之际,侯安平却突然出现,在白燕燕面前声泪俱下地哭诉自己眼下在银行的处境有多么艰难,恨不得一头栽进长江一死了之……  白燕燕建议他去求南部长从中疏通,侯安平趁机说出了真话。白燕燕这才明白侯安平的心思,清楚两人至此已恩断情绝。侯安平当即与她签订了协议,她欠亚东的债务一笔勾销。第2集  郭智仁的经济督察大队在南京城挂牌成立,从警察局侦缉队调来的大队长龙政是郭智仁当年在重庆警察学校当教官时最心爱的学生,师生两人十年不见,十分高兴。  亚东银行副总侯锦华是侯安平的堂弟,偷偷来到宝华货栈老板杜少的地下烟馆,被侯安平的小姨子袁丽莎看到,侯安平知道后严厉告诫堂弟,不准和杜少这样的不法商人来往。银行主管廖福人和侯锦华狼狈为奸,他们猜测小职员秦兆旭可能已经发现他们做假账的秘密,背着侯安平将秦兆旭列入裁员名单。  杜少从美国定购了大批盘尼西林急需大量美金。侯安平却不肯贷款给他。杜少很恼火,对侯安平起了杀心。  郭智仁的女儿郭小雨跟着母亲刘静宜刚到南京,暂时被安排住进了中央饭店。正巧遇到侯安平为白燕燕举行告别晚宴。她无意中在一间偏房里窥视到躺在一张床上酩酊大醉满脸是泪的白燕燕,那绝望无助的眼神让小雨非常恐惧。  深夜,杨奇峰和侯安平带着刚买的哑巴女佣阿欢把大醉的白燕燕抬进汽车,送到一处叫“静一斋”的别墅,半夜里,白燕燕醒来叫着要喝水,身边一个男人扶起她,白燕燕睁眼一看是穿着睡衣的南测海部长,大惊失色……  郭智仁的家终于粉刷好了,妻子刘静宜和女儿小雨忙着收拾。隔壁廖福人的妻子廖太太和几个太太议论着她那乡下人的打扮,而心怀叵测的廖福人却跟太太说,要想方设法接近郭太太。  失业后的秦兆旭为了给母亲治病,到医院卖血,却被告知是特别罕见的恒河猴型血(B型RH阴性血)。医院拒绝收购。秦兆旭想找总经理说情让自己重回到亚东银行工作。  他得知侯锦华和侯安平正在工地视察,便特地赶到这里,却正好亲眼目睹了杜少雇来的杀手枪杀了侯安平!警察赶来扣留了现场所有的人,秦兆旭也被拉上囚车。  祸不单行,就在这一天,金陵大学的学生们在街头募捐。特务向学生开枪,郭小雨为保护募捐箱受伤,被龙政送进医院。侯安平腹部中弹大量出血,而他的血型却正巧是B型RH阴性血!侯锦华恨不得堂兄就此一命呜呼,但碍着嫂子袁丽华和小姨袁丽莎在场,表面上还在悬赏招募人们验血。  就在此时,一家医院来电话,说昨天有一个同样血型的人来卖血,名字叫做秦兆旭。侯锦华让廖福人先一步来到秦兆旭家中。秦兆旭的老母亲一听儿子早已经被银行辞退,急火攻心,一头栽倒在地……  龙政跟郭智仁提到侯安平遇刺的事情,郭智仁认为侯安平是金融界巨头,正在经济改革时期,发生枪击事件非比寻常,他们督察大队要介入调查。秦兆旭的血救了侯安平的命,回到家却看到母亲倒在地上,已经气绝身亡。第3集  郭智仁到医院来看女儿,小雨才得知这个救自己的英俊青年就是当年在重庆时经常跟自己一起闹着玩的龙政哥哥,忽然有些不自然起来。  龙政其实是我党地下特工,他经常来到瑶池澡堂洗澡,趁机与胡掌柜接头传递情报。  白燕燕被迫成了南测海的地下情人,她在半夜里起来搜索南测海的衣服,看到了他跟总统的合影,还发现了一只小手枪,不禁大吃一惊。  郭智仁和龙政找秦兆旭了解侯安平枪杀案的案情,秦兆旭读过几年美专,他凭着记忆画出了凶手阿昌的画像。有了秦兆旭的帮助,阿昌很快就在南京通往上海的快车上被捕,但当晚却在监狱被人灭口。  白燕燕烦闷难耐,磨着要南测海放她出去,南测海不许。白燕燕耍起脾气说你们早晚得败在共产党手里!南测海被惹恼了,声言要让宪兵队抓她。吓得白燕燕不敢再开口。南测海怕她孤单,让杨奇峰跟侯安平说,派一个合适老实的人定期来陪她讲故事,玩游戏,省得出事。  杨奇峰早就对白燕燕垂涎,偷偷溜到了静一斋。www.白燕燕问他是不是来监视自己的,杨奇峰趁机搂住她的肩膀,说自己一直喜欢她。白燕燕冷笑着打开他的手,威胁说要去告诉南部长。杨奇峰只好作罢。  郭智仁和龙政分析杜少的宝华货栈囤积居奇,眼下风声正紧,他们一定早做转移,不会放在眼皮子底下,督察大队应该广为撒网才是。  小雨伤愈出院,龙政和郭智仁一起去接她并请龙政到家里吃饭。一切似乎回到了十年前那温馨的时光,郭智仁和刘静宜看出女儿对龙政很有好感……  侯安平伤愈,在侯锦华护送下回到侯公馆,他对侯锦华说,如今局势不好,如果再要遇到这样的事情,像他这样的罕见血型只能束手无策。还是要准备一个私人血库随时带在身边才好。侯锦华顺水推舟答应把秦兆旭召回银行。  杨奇峰感觉南部长对他有了怀疑,趁机建议今后侯安平给南测海的贿赂直接由白燕燕转交,不需要再经过他的手。南测海同意了。南测海告诉杨奇峰,上面又要派来一个副主任,叫做乔瑞年,肯定是老蒋不放心,来“掺沙子”的,听说此公是小蒋在莫斯科中山大学的同学,不知到底深浅如何。  新调来的副主任乔瑞年竟是一个将近50的老处女。她一身打扮都如男人,一见面几句公事公办的话就让满座男人瞠目结舌。杨奇峰凭着他的圆滑和见风使舵,很快就跟乔瑞年的女秘书王茜混熟了。对乔瑞年的性情习惯也摸了个大概。第4集  侯安平出院后回来上班的第一天,就避开众人单独召见了秦兆旭。侯安平说他的血管里流着秦兆旭的血,如同亲兄弟一般,私下给了秦兆旭一笔钱,让他每周两次去“静一斋”,照顾一位寄住在那里的患有精神病的远房女亲戚的生活。侯安平嘱咐秦兆旭,此事十分隐秘,对外千万不可泄露。  南测海授意其他委员在乔瑞年面前说亚东的好话,乔瑞年道出侯安平遇刺的事情,似乎对亚东不感兴趣,弄得南测海不知道她到底屁股坐在哪一边,南测海感觉到这个女人太厉害,不好对付。  侯锦华的妻子和儿子要从重庆到南京来,侯安平对前次的枪伤心有余悸,知道二弟是一个记仇的人,决定听取太太的意见,给侯锦华一个面子,在家里举行一个酒会给他的太太接风,并把杨奇峰请来作陪。  秦兆旭来到“静一斋”,见到白燕燕吓了一跳,侯安平生病的远房亲戚怎么变成了越剧皇后?秦兆旭明白个中原委是他不能打听的。白燕燕疯疯癫癫的举动使他更相信她确实是病得不轻。  白燕燕决心逃走,她把自己的东西装进一口小皮箱,围上头巾走下楼梯。但是走到院子门口时,才发现院门是锁着的。她找阿欢要钥匙,阿欢不给,两人撕打起来,阿欢一伸手把她的箱子扔到了湖里……白燕燕愣住了。  廖太太根据廖福人的授意跟郭智仁的妻子刘静宜套近乎。郭智仁告诫妻子不要收受别人的东西,也不要再坐别人的汽车,自己是督察,要以身作则。  刘静宜找到廖福人家去送回那些罐头,却被太太们留下看打牌。刘静宜想走,她们的热情挽留却使得她无法脱身。  白燕燕闲得无聊,对南测海送的礼物不为所动,开始百般捉弄南测海。要他唱《西厢记》演张君瑞,却给他画上了董卓的大白脸,弄得南测海难以招架……  白燕燕整天想着要逃离静一斋,她故意用凉水把自己浇成落汤鸡,再去吹风,果然发起高烧来。正好秦兆旭来看她,她对秦兆旭说,让他送自己上医院。秦兆旭不敢做主,赶紧到侯公馆去找侯安平。  此刻侯公馆正在举行派对,杨奇峰成了座上宾,他在见到侯锦华太太出现的时候不禁眼前一亮,这个美丽端庄的女人就是当初他心仪的同班女生郑蓉蓉。这时,秦兆旭匆匆来到侯公馆向侯安平报告白燕燕的病情,建议赶紧送医院。  此刻正跟郑蓉蓉跳舞的杨奇峰一下认出了他,三个当初最要好的同学没想到能在这个场合相遇!杨奇峰向在场的侯氏兄弟介绍了自己当初一心想追郑蓉蓉,但郑蓉蓉喜欢的是秦兆旭。侯安平趁机提出将秦兆旭提升为自己的助理,侯锦华碍于杨奇峰的面子不得不答应。侯锦华看着自己的妻子望着秦兆旭的眼神,心生嫉恨。第5集  侯锦华陪着太太从酒会回到家里,立刻换了一副凶残暴戾的嘴脸。他逼问郑蓉蓉和秦兆旭的关系,逼着妻子找出那张珍藏的毕业照片并让她当着自己的面立即烧毁了它。他让妻子发誓从此不跟这个男人来往。侯安平没让白燕燕进医院,而是带着大夫到静一斋来给白燕燕打针。白燕燕在病榻上企图用旧情打动侯安平,让侯放她出去,哪怕回到老家也比在这座牢笼里强百倍,但侯安平只是一味哄她,白燕燕非常绝望。  秦兆旭成了侯安平的助理,连办公位置都移到了楼上侯安平隔壁。但是,当他看到侯锦华和廖福人阴沉的目光,就不由得胆颤心惊。秦兆旭去给白燕燕送东西,途中看到一辆军车停在宝华货栈不远的地方,他认出当初枪击侯安平时站在阿昌身边的歹徒,赶紧报告了侯安平,侯安平急着要他赶紧报告督察大队。  秦兆旭带着龙政和欧阳清来到宝华货栈,龙政发现可疑痕迹,回来向郭智仁汇报,郭智仁按照牌照号码转自九度网影视剧情频道查出那辆军车是陆军联勤总部仓库的,怀疑杜少囤积居奇的货物转移到了军用仓库。郭智仁动用了小蒋的关系,亲自和张显拿着国防部的大红关防来到军用仓库,终于查出仓库里藏着大批粮食和药品。郭智仁断然查封了宝华货栈,和龙政驱车追到机场捉拿杜少,杜少的飞机却已经起飞赴美。  当天晚上龙政到澡堂,将一张纸条圈在钞票中交给了胡掌柜。军用仓库缴获的货物在运回的途中丢了一车盘尼西林,保密局和宪兵队怀疑是共产党卧底在行动……投票选举兑换银行的日子将近,侯安平决定让秦兆旭去完成秘密行贿的任务,为了考验秦兆旭的忠心,他让他坐火车到镇江去送一箱美金。秦兆旭一路提心吊胆,在接头暗号对过之后,却忽然发现那女人穿的马甲的颜色不符,没敢把箱子交出去。箱子完璧归赵,侯安平非常满意,他打开箱子,秦兆旭看到里面放着的其实全是白纸,一种被侮辱的感觉使他拂袖而去。第6集  侯安平自然不能让他在此刻打退堂鼓,他让杨奇峰替他解释,又把秦兆旭请到家中,好饭好菜招待,软硬兼施,逼着秦兆旭专门为他充当给委员们送贿金的“白手套”。秦兆旭开始分别给委员们送贿金……每当他把钱交到来取“货“的人手里时,心里就感到一种不可名状的罪恶感。郭智仁明白南测海等委员跟亚东银行的关系不一般,或多或少都一定收受了亚东银行的好处。果然,在第二天督察大队到亚东查账之前,侯安平早已经接到杨奇峰的密报,连夜改了账本,把窟窿都堵上了。郭太太刘静宜成了廖家牌桌上的常客,廖福人与侯锦华商量着如何从刘静宜这里迂回下手,搭上郭智仁的关系。  侯锦华听从廖福人的教唆,忽然对郑蓉蓉温柔起来,让她利用和杨奇峰的同学关系去做卧底,套取南部长那边的消息,被郑蓉蓉断然拒绝。廖福人动员刘静宜和他们一起做生意,并说可以借本钱给她。刘静宜说要回去跟郭智仁商量一下,廖福人说千万不能告诉郭督察,等赚到了钱,给郭督察一个意外的惊喜。刘静宜回家试探着把想做生意的话说了。郭智仁立刻反对,他让刘静宜不要眼红别人有钱。刘静宜终于禁不住廖福人和太太们的诱惑,在投资入股的契约书上签了自己的名字并按了手印。刘静宜回家,把投资合同藏在了缝纫机下,没有告诉郭智仁。  廖福人告诉侯锦华,刘静宜已经成了亚东下属企业的股东。侯锦华大喜。秦兆旭看白燕燕很寂寞,买了鹦鹉送给了她,白燕燕很喜欢那只鹦鹉,教鹦鹉说话,鹦鹉会叫南部长“长官你好”,逗得南测海也很开心。南测生日将到,侯安平把两个红包交给秦兆旭,让他送给白燕燕转交南测海。第7集  秦兆旭拿出红包,白燕燕说自己很寂寞,所以每次秦兆旭来看她她就高兴,说话间她的手搭在秦兆旭肩上,秦兆旭让她放尊重些,白燕燕大怒,说还跟我说尊重!你是什么东西!你不就是一只小走狗,给人行贿的白手套吗!秦兆旭走在大街上,心里还在想着白燕燕的那番话,内心纠结苦闷极了。秦兆旭被自己每天做的这些行贿的事情所担忧,他每次给别人送美元或黄鱼,来人都不会留下任何收据,他想到一旦出事,自己就可能陷入空口无凭怎么说也说不清的境地。  思前想后,他决定把每次的贿赂方式、时间、地点、来人的相貌都详细地记在一个黑本子上面,他还凭着记忆,把那些人的样子都画了下来。  郑蓉蓉约杨奇峰在茶社见面,但提前一小时约了秦兆旭。郑蓉蓉向秦兆旭谈起自己现在的生活,秦兆旭才知道她虽表面光鲜,其实婚后生活得很不幸……杨奇峰一到,气氛就变得很热烈,三人谈起时局,杨奇峰表示了悲观。郑蓉蓉谈到侯锦华要离开大陆,可是自己不想走。杨奇峰开玩笑说那就跟他离婚,我和秦兆旭都是单身男人,都在等着你的选择……这番话让郑蓉蓉心猿意马。  晚上,侯锦华追问郑蓉蓉,杨奇峰谈了什么秘密,郑蓉蓉含糊应对,侯锦华忽然说你背着我约了秦兆旭,郑蓉蓉才知道他暗中派人钉梢。侯锦华再次警告郑蓉蓉,不能单独跟秦兆旭见面。南测海把人家给他的贿金都交给白燕燕保管,白燕燕每次都偷偷从红包里抽出几张留给自己,她天真地想着慢慢积攒一些钱,好把自己赎出去……南测海发现侯安平每次送来的钱都比原先少一些,笑对杨奇峰说侯安平最近变小气了。杨奇峰心里一动,他想到一定是白燕燕从中做了手脚……  杨奇峰来到静一斋,问白燕燕是不是拿了侯安平送来的钱。心虚的白燕燕找话搪塞,却更加证实了杨奇峰的判断。杨奇峰劝她把钱投资股市,时局越乱,越能趁机发大财。白燕燕将信将疑。秦兆旭再次提出不再当侯安平的白手套,侯安平向他保证只要金圆券的发行权一定,就让他金盆洗手。第8集  监理委员会做出了“财政经济紧急处分令”的决议草案,提交总统拍板。关于收兑银行也提出了美旗和亚东两家,准备尽快投票表决。乔瑞年态度不明,南测海心里很担忧。秦兆旭路上遇到白燕燕的琴师鲍小禾,来到静一斋告诉了白燕燕。白燕燕求他帮她见鲍小禾一面,秦兆旭觉得很为难。白燕燕把自己被侯安平转送南测海的一切秘密都告诉了秦兆旭,秦兆旭顿感受侯安平欺骗。晚上秦兆旭回家,发现院里进了小偷,秦兆旭摸到蚊帐后面藏着的黑本子还在,才定下心来。第二天,秦兆旭来到美旗银行,租了一个保险柜,把黑本子放了进去。主计部下班时正下大雨,乔瑞年的车子出了问题,杨奇峰提出用南部长的汽车送乔瑞年和王茜,自己当司机,南测海趁机邀请乔瑞年去夫子庙吃点心,乔瑞年终于答应了。  同一时间,秦兆旭正装扮成洋车夫,拉着披着斗篷的白燕燕去见琴师鲍小禾,白燕燕把自己的积蓄交给鲍小禾,让他送给戏班的姐妹。鲍小禾拉起越胡,白燕燕跟着琴声唱起了最拿手的《桃花扇》。夫子庙的酒楼上,乔瑞年听到了白燕燕唱戏的声音。南测海不由得一愣,杨奇峰解释说白燕燕已经去了美国了。南测海来看白燕燕,说今晚在夫子庙听到了她在唱戏,一板正经逼问她今晚怎么敢偷跑到秦淮河去了。白燕燕一时语塞,南测海笑着说跟她开玩笑呢。白燕燕这才松了一口气。  半夜,等南测海睡熟,白燕燕起身到她的皮包里偷钱,却发现了那份《财政紧急处分令》的绝密文件。杨奇峰觉得乔瑞年也还不是铁板一块的,提出可以进攻她的弱点,南测海让杨奇峰多多关心乔副主任。杨奇峰会意,开始了对乔瑞年的感情攻势。正巧王茜把乔瑞年的脚踩伤了,杨奇峰赶紧把乔瑞年送去包扎,乔瑞年很是感激。郭智仁担心的女儿小雨在学校靠近共党组织,他很希望龙政能成为自己的女婿,可以照看着小雨。龙政却支支吾吾说小雨还是小孩子。秦兆旭和郑蓉蓉邂逅,一起来到玄武湖。两人沉浸在对往事的缅怀中,都动了感情,终于拥抱在一起。没想到这一切正巧被跟杨奇峰一起游玩的袁丽莎撞见。第9集  袁丽莎大为吃惊,回来把这件事告诉了姐夫侯安平。侯安平想到秦兆旭有把柄抓在了自己手心,非常得意。郭小雨大胆向龙政表白了自己对他的感情,弄得龙政手足无措……龙政在警察局办事,碰到一个金陵大学的学生从局长马竟成办公室出来,顿起疑心,马竟成告诉他,明天是全国学生南下请愿团开会的日子,一早就要去抓捕。第二天一早,当学生们(包括郭小雨)来到事先约定的德兴巷时,却发现督察大队已经把道路封锁了,为首的就是龙政。小雨意识到龙政是在有意识地救他们,很是感激,她觉得龙政是一个有正义感的青年,主动请缨出面去策反龙政。小雨到督察大队来找龙政,向他宣传,龙政却说她乱弹琴,铁青着脸把她教训了一顿。  杨奇峰故意往乔瑞年的稀饭中放了巴豆……乔瑞年果然开始拉稀,不住地往厕所跑,拉了两天拉脱了水,杨奇峰赶紧把她送到医院。警察局的便衣包围了瑶池澡堂,要来堵截地下党来接头的便衣。龙政发现,装作昏倒,警察们赶紧叫来胡掌柜抢救。龙政在紧急当口通知了胡掌柜,成功掩护了前来接头的同志。马竟成对龙政突然昏倒起了疑心,安排手下晚上去医院探听虚实。密探来到医院,亲耳听到医生说龙政有心脏病,回来向马竟成作了汇报,但马竟成并未打消怀疑。  杨奇峰守在医院陪伴乔瑞年。王茜向他透露一个消息,说部里有个主任调离了,干部局准备让杨奇峰补上这个空缺的位置,报告已经转到了南部长那里,就等着南部长表态签字。杨奇峰非常兴奋。龙政来到一处废墟,与胡掌柜接头,胡掌柜说马上要接近胜利了。今后跟他接头的是鼓楼医院的女医生司徒慧。谈到郭智仁,龙政认为他为人正直,绝无贪腐行为,但他报恩思想严重,一心效忠国民党,要想他站过来也很难。杨奇峰劝白燕燕把钱拿出来投资股市,说这笔钱很快就可以翻番。白燕燕赚钱心切,经不住他的一再游说,终于拿出了2500美金交给了他,让他立个字据。乔瑞年的身体渐好,杨奇峰陪着她夜游秦淮河,他背诵朱自清的散文,把个乔瑞年哄得神魂颠倒,逐步坠入杨奇峰的温柔乡……

分集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