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梨花泪
我也要给这影片打分

剧情简介

生命是逃不出轮回的吗?命运的魔咒死不可打破的吗?传奇女子叶如萍用一生的悲欢离合打造了这个如泣如诉的传说……   如萍的亲生父亲莫桂鸣原是富春班的当家小生,在如萍的亲生母亲叶素梅背叛家庭投入富春班,桂鸣和素梅之间的感情随着素梅逐渐窜红而升华,但桂鸣却在秋蝉的蛊惑下,抛下素梅,和秋蝉远走他乡。   素梅伤心欲绝,但为了生计虽已怀孕仍勇敢地站在舞台上表演,最后在舞台上产下如萍而离开人世;富春班班主萧桂伦深爱素梅,他成全素梅和桂鸣将自己的感情深深埋藏起来,在素梅走后本欲肩负起扶养素梅之女-如萍的责任,但素梅之兄叶正祥强加阻止并将如萍带回叶家扶养,视如萍如己出,如萍在幸福中成长 ,全然不知自己真正身世,正祥严禁如萍接触和戏曲相关的任何事物。章思圣即将大学毕业,是学校戏曲社的社长。因在旧货铺寻找一顶头冠与前来寻找旧唱片的如萍相识,两人因戏结缘,一见倾心,思圣敏锐的觉察出如萍那与生俱来的戏曲天赋。   富春班当家武生雷子健和师妹金凤在街头卖艺,群众掌声稀落但如萍、和思圣大力相挺街头的演出得罪商会之子李宗辉,宗辉率众掳走富春班台柱银凤富春班状况危急,思圣建议找如萍顶替演出。   桂鸣重病垂危,返回富春班寻找素梅,方知素梅早已不在人世,桂伦痛责桂鸣;桂鸣病倒街头,为如萍和思圣所救,冥冥之中的血缘牵系,桂鸣将一生绝技尽数传给如萍,如萍天资聪颖,短短数日,曲艺精进。   章思圣在如萍登台前夕,接到家中来信,催促他返家探望生病中的母亲,和思圣青梅竹马的芝兰因父亲冯河不告而去,寄居于章家,但云清夫妻视芝兰如己出,并早已视芝兰为章家未来媳妇,章父告知思圣必须娶芝兰为妻,思圣惦念着如萍痛苦不已。如萍演出获得满堂采,正祥在宗辉的打手强押下看到如萍站在舞台上,愤怒地正祥痛斥桂伦并严禁如萍再到戏班。桂鸣亦衷心希望如萍能继承母志,为了使正祥化解心中仇恨,竟以死谢罪。   桂伦央求正祥能让如萍为生父送终,正祥在叶妻血浓于水的劝说下动容同意,但要桂伦保守如萍身世的秘密。如萍却被“姑姑”、“姑丈”的爱情故事所打动,拼死要再唱最后一场戏以慰二人在天之灵,也救富春班与水火。   如萍带着满腹疑问被正祥关在家中,思圣与子建救出了如萍奔赴戏台。谁料心狠手辣的李宗辉为了得到如萍,竟设计害死正祥夫妇,囚禁如云。几夕之间,如萍家毁、父母双亡、妹妹被毁容,且精神失常…思圣不离不弃,对如萍百般呵护和支持。   抛弃了桂鸣的秋蝉,辗转回来,又傍上翠丰戏班老板周亚波,在自己对金钱的贪婪欲望下,她借着宗辉的财力使如萍一步一步陷入她设计的陷阱。   萧桂伦得知宗辉在打如萍的主意,终于认可了正祥要如萍远离梨园是非的苦心,将如萍逐出富春班。如萍痛苦不已,向思圣倾诉,两人却因宗辉而不欢而散。但思圣对如萍的深爱有增无减,竟把写给如萍的信和家书放错了信封,父亲在老家收到的信是章思圣献给如萍的诗词,如萍接到的却是思圣平淡无奇、报平安的家书。   心急如焚的章父带着芝兰来到城里寻找思圣,竟意外遇到芝兰的生父冯河。如今的冯河已是一位海外归来的大企业家,在未寻得芝兰之前,他因热爱戏曲与如萍结识,对如萍卓然的才华与坚强的性格赞叹不已,简直有几分将如萍当做自己的女儿……芝兰却对这位亲生父亲反应冷淡,冯河愧疚不已,决定尽一切所能去补偿芝兰。   命运之神似乎从未眷顾如萍,如萍为了如云的病情好转,为了能寻觅一些为父母报仇的消息,为了不再亏欠李宗辉任何人情,决定脱下戏袍,披上歌衫,咬牙毅然走进夜总会,摇身一变当红歌女。并且刻意将思圣推开,因为她知自己身兼家仇,无法带给思圣幸福,并拒绝章父与冯河的资助,告知他们自己的尊严无价。有谁能知,她在台上笑脸相迎,心里却在流泪,一心想着在戏台之上,那个似乎已遥不可及的梦想,以及越来越遥远,不敢去承受的爱情……   思圣陪着富春班渡过风风雨雨,桂伦视思圣为他的少年知音。 他为思圣做最后一场的演出,桂伦取出当年和素梅一起演出时的行头,他要素梅和他一起再演出一次,桂伦用尽最后的力气为思圣这个少年知音演出“霸王别姬”。秋蝉到后台看到素梅的行头和照片,疯狂地撕毁,桂伦歪歪倒倒地回到后台,看到破碎的物品,伤心断气。   子建寻得桂伦遗书,惊得如萍身世真相,却选择保守秘密,只是默默守候如萍身边,尽自己所能为如萍的幸福做一些努力。秋蝉盗走桂伦遗书,被如萍无意看到,这个真相犹如晴天霹雳一般,简直要将如萍击倒。如萍设计擒住秋蝉,为师父桂伦报仇,并在父母坟前发誓完成遗愿,重返戏台。思圣发誓以如萍心愿为己任,再不离开如萍身边。   冯河虽宠爱女儿芝兰,但也欣赏、敬佩如萍这个看似弱小的女子,竟是如此的顽强自立,暗自中给了如萍许多帮助。冯河找到思圣,告知自己也是欣赏如萍的,愿意帮如萍报仇,条件是要思圣放弃对如萍的爱。思圣拒绝,说自己对如萍之爱已经深入骨髓,不可动摇。冯河却说爱一个人就要为其达成愿望,思圣闻此言答应冯河。思圣获得冯河授权高居代理董事长职位,为了调查宗辉,思圣装扮高权纨绔的样子,貌似处处针对如萍报复泄愤,实则是为了激怒宗辉,令其露出马脚。众人对思圣做法不解,纷纷怒骂,唯如萍认定思圣必有苦衷。   在冯河的帮助下,坏事做尽,丧尽天良的李宗辉终于东窗事发,宗辉得知这一切是冯河的操纵,恨恨的誓要报仇,令冯河百倍的偿还自己的苦楚。   思圣与芝兰婚期将至,思圣手持喜帖来向如萍告别。两人明知彼此相知相许,心有灵犀,却要从此再难相见。思圣将母亲的玉镯赠与如萍,如萍也将半把桃木梳子赠与思圣,以表两人即使无法相守,也已将心交付对方。   婚礼上,丧心病狂的宗辉挟持了芝兰,如萍为了思圣勇敢的智救芝兰。惊魂未卜的芝兰从思圣与如萍对视的目光中明白,二人是真正相爱的一对。如萍祝芝兰与思圣幸福,便奔赴自己最后一出戏——为了战争灾民的告别义演。芝兰被思圣和如萍深深打动,明白爱情绝不可强求,在芝兰和如云的努力下,冯河终于放走思圣,思圣立刻向戏院狂奔而去……   如萍在台上唱做俱佳,完完整整地献出了自己最后的一场戏,来表示对生养父母以及师父的敬意,对这个世界的眷恋,对亲人的不舍,对爱情的无奈。幕落下,如萍也缓缓倒下,这刻思圣赶来,两人目光相对,交换千言万语,又是那么的祥和平静尽在不言中…可是幕再拉开,台上已无如萍身影……各媒体爆出如萍身世,猜测如萍去向,可是没有人知道如萍的生死,如萍也再也没有出现在这个舞台上……数年后,当这件事已经完全平静,成为世人口中的传奇,某城市一个普通的家庭里,男人咿呀的拉着琴,女人优雅的哼唱着,一个小姑娘跑来:“娘,您唱的真好听,就像唱片里的小桂芳呢。”夫妻俩相视无语而笑,镜头拉开,他们是中年的思圣与如萍。

分集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