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陕北汉子
我也要给这影片打分

剧情简介

电视剧《陕北汉子》以白文焕为代表的一群陕北汉子,从辛亥革命起,就在寻找救国救民的道路,他们以正直正义的勇气,团结穷兄弟们与反动势力抗争,但总是因为各种原因一次次失败,陕北土地上的人民在水深火热中煎熬。   陕北人民对红军的到来,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支持和热情,把共产党当做人民的大救星。陕北人民为新中国的建立前赴后继,建立了不朽的功勋。该剧通过白文焕、白志坚父子两代人的奋斗历程,讴歌陕北人民对中国革命的巨大贡献。第1集  清末,革命党人在湖北武昌起义,打响了推翻清朝封建统治的第一枪,消息传来,陕北三边县城气氛顿时紧张起来,清兵大肆抓人,街头戒备森严。县衙贴出告示,说县粮库遭革命党人抢劫,已抓捕数人,要开刀问斩。县衙掌管粮财的户房白文焕下乡征粮回来,在粮库中发现蛛丝马迹,认定与告示不符,他在死牢中见到外地来到三边的算命先生赵元也在待斩之列,心中的疑问更大了。白文焕向钱县令提出疑问,在他的心目中,钱县令还算得上是个清官,当初自己报考户房时,应征者很多,有的背后使了银子,师爷吴文贤的亲威也在其中,而主考官又是吴文贤,同时报考的刀客梁大鹏与吴文贤发生冲突,是钱县令拍板定下白文焕的。这次冲突过程中,梁大鹏对白文焕佩服、敬重,结为兄弟,而白文焕也对钱县令怀了感激。  钱县令答应白文焕再作调查。白文焕去看望乌兰珠,这位蒙古王族后代的漂亮姑娘,是马戏班子的台柱子,马上功夫十分了得。马戏班子初来三边时,地痞流氓滋扰,得到过白文焕的真诚帮助。白文焕在当地又有很高威望,两人相互倾慕。乌兰珠告诉白文焕,最近钱县令和吴文贤常来看马戏,正要说什么时,梁大鹏来了,梁告诉白文焕,自己加入哥老会了,拉白文焕也去加入,白文焕摇头,说自己要把劫粮的事查个水落石出。梁大鹏告诉白文焕,此事恐怕背后不简单,要白文焕凡事留个心眼。白文焕以自己的方式在暗中进行调查,疑点渐渐集中到了师爷吴文贤的身上,他向钱县令说出了自己的怀疑,钱县令鼓励他查出证据,如果属实,绝不会放过吴文贤。这夜,两名黑衣人悄悄潜入白文焕家,欲对白文焕下黑手,白文焕虽然懂些武功,但终究难敌杀手,眼见命不能保时,乌兰珠出现,打跑了杀手。乌兰珠告诉白文焕,钱县令也许就是幕后黑手,但白文焕不以为然,认为钱县令是个清官,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即使有,也是手下人蒙蔽了他。州府批下劫粮的案子,钱县令设了刑场,要开刀问斩,赵元等数十个人被绑赴刑场,白文焕挺身而出,列举了种种证据,证明赵元等人的无辜,而真正的主谋可能就是师爷吴文贤。钱县令一时无措,正要发怒,围观群众情绪激奋,梁大鹏这时也赶到,说哥老会也对此强烈不满。钱县令见此情形,喝令将吴文贤收监关押,人犯暂缓处斩,限白文焕两日内破案,拿出证据,否则,也要一并问斩。白文焕当场答应,并签字画押。第2集  事情暂时平息,白文焕深入展开调查,但困难重重,刚刚接近被调查人,调查人就离奇死亡,所有线索都被掐断,调查陷入困境,进入死胡同。两日后,白文焕仍然拿不出有力证据来。这时,梁大鹏带来哥老会龙头大爷的手谕,说哥老会仰慕白文焕的人格,希望白文焕加入哥老会,哥老会以自己的势力将保护白文焕。乌兰珠也来劝说白文焕,说可能根本就没有什么劫粮事件,是钱县令借革命党人的事假造劫粮,偷偷卖粮是真,借此,钱县令不仅可得私财,还可打击对已不利的人。白文焕摇头,说人活着就要讲究信义,这比生命还重要,自己当众签字画押了,现在时限已到,拿不出证据,只能怪自己无能。白文焕与乌兰珠挥泪相别,到县衙投案,被关入死牢,在牢中,他被关在赵元一处。赵元是南方革命党人,深感陕北闭塞,以算命先生的身份作掩护,来三边进行反清的地下活动。在牢中,赵元给白文焕灌输了很多革命道理,介绍了孙中山先生的社会理想,使白文焕心中豁然开朗,开始看清自己过去的愚忠。吴文贤也被调入这间牢房,他坚称自己冤枉,不但不恨白文焕的揭发,反而对赵元和白文焕大献殷勤,骂钱县令不是个东西。白文焕突然被放了出去,不知原因,他去找乌兰珠,发现乌兰珠神情低落,并说要回内蒙老家去,与白文焕来生再见,让白文焕肝肠寸断,在白文焕的一再逼问下,乌兰珠说出实情。原来,钱县令一直垂涎乌兰珠的美貌,屡屡使出各种手段,都被乌兰珠拒绝,为救白文焕,乌兰珠找了钱知县,愿意嫁给他,但条件是放了白文焕。白文焕一听就炸了,要去找钱县令拼命,乌兰珠说,人家手里有刀把子,拼了命也是白搭,眼下只有逃亡一条路,但白文焕又放不下赵元等人,于是,在梁大鹏的引见下,白文焕见了哥老会龙头大爷,龙头大爷说哥老会有些势力,但还不敢公开与朝廷对抗。白文焕失望而归,梁大鹏领着几个好兄弟来到白文焕面前,表示愿意听从差遣。白文焕设计利用钱县令迎娶乌兰珠之际,利用牢中哥老会内线,打开牢门放出了赵元等人。刚逃出来,官兵就追过来,赵元和吴文贤等人随着梁大鹏逃到了哥老会。白文焕只身一人潜入县衙,乘乱救出乌兰珠,一路狂奔向陕、蒙交界处,走入了沙漠。官兵追至哥老会,慑于哥老会的威严,没敢追进去。白文焕和乌兰珠在沙漠中陷入绝望。无水无粮,但他们依靠爱情的力量,顽强地坚持着,融为了一体,把自己交付给了对方,无怨无悔地等待死亡之际,被一队商旅驼队救下。他们随着商旅驼队前行,陷入土匪包围之中,被掳入土匪的山寨。这群土匪是内蒙境内的蒙族土匪,他们劫得财物后,要杀掉驼队的男人,留下女人,匪首看中了乌兰珠,要乌兰珠当押寨夫人。乌兰珠誓死不从,匪首以杀白文焕相要挟,乌兰珠夺过刀,愿随白文焕一同去死,土匪们向他们举起了枪,千钧一发之际,白文焕发现了匪首是蒙古族人,说乌兰珠也是蒙古族人,这时,乌兰珠向匪首亮出了自己作为蒙古王族的信物,匪首竟伏地就拜。原来,乌兰珠的身份是真实的,匪首的家族曾受过乌兰珠家族的恩惠。局势改变了,被劫的人、财及驼队都被放走,白文焕和乌兰珠成为上宾,匪首说自己是因为不堪忍受清政府的欺辱才上山当土匪的。白文焕和乌兰珠在山寨上举办了别具特色的蒙古族婚礼,匪首还教了白文焕使用枪械和祖传刀法,使白文焕武艺有了很大进步。在山寨的这段日子,给白文焕和乌兰珠留下了美好的回忆。  陕北汉子剧情介绍第3集  托驼队捎给梁大鹏的信有了回音,梁大鹏传来消息,说陕西新军和哥老会准备在西安起义,望白文焕也来参加。白文焕在乌兰珠的鼓励下,准备前往,但乌兰珠这时发现已有了身孕,不能同去,匪首认白文焕做了大哥,说嫂子留在这里,我一定会细加照料,但白文焕终究放心不下,还是带着乌兰珠悄悄回到三边,将乌兰珠偷偷寄存在乡下的一个朋友处,随哥老会向西安出发。哥老会是一个杂乱的帮会组织,白文焕意外地发现吴文贤也成了哥老会的成员,而且深得龙头大爷欣赏,由于出发前吴文贤悄悄弄来几枝枪,令龙头大爷十分高兴,当即委他当了哥老会师爷。帮会的纪律和规矩非常有用,兄弟们化整为零,虽有清军一路层层盘查,但各地都有哥老会接应,不仅武器神奇地运抵西安,人员更是一个不少地到齐了。白文焕不觉对这个帮会的力量刮目相看,吴文贤更是大开眼界。革命党人、哥老会及起义清军在西安大雁塔秘密开会,决定响应武昌起义的号召,在西安起义。赵元出现在大家面前,代表南方革命党人宣布了起义计划。白文焕、梁大鹏、吴文贤等根据龙头大爷的命令在客栈中待命,吴文贤很热心地打听着关于起义的任何消息,使白文焕对他产生了警觉。指挥部确定由哥老会负责攻打西安南门,并加入少量的新军士兵。吴文贤得到起义的确切消息后,想借故溜出去,被白文焕识破,堵住了他的去路,使吴文贤通风报信不能得逞,看到清朝大势已去,起义军的力量强大,吴文贤决定改变决心,随义军起义,再作打算。战斗打响,异常激烈,哥老会弟兄凭着勇气,只会用大刀、长矛,面对有枪有炮的军队,吃了很多亏,伤亡很大,会使用枪炮的白文焕舍命救了龙头大爷的命。白文焕的英勇和机智,让龙头大爷很看重,而白文焕的义气,敢于舍命救手下兄弟,也让他有了很高的威信。吴文贤头脑灵活,见识也多,不断用恩惠的手段,也拉拢了一批弟兄。堡垒久攻不下,龙头大爷着急,带人强攻受伤,这时,他利用战斗的间隙,设坛吸收白文焕为哥老会成员,壮烈的仪式令白文焕受到震撼。仪式上,龙头大爷指定白文焕和吴文贤成为哥老会的副龙头大爷,并宣布两人谁能攻下堡垒,就将是第一副手。喝下壮行酒后,白文焕和吴文贤各带一支人马进攻。白文焕身先士卒,为避免弟兄们的伤亡,他在想尽一切办法进攻,吴文贤则立功心切,不顾伤亡惨重,用弟兄们的尸体打通进攻之路,最终,堡垒被攻破,白文焕和吴文贤几乎同时攻进城里,打成平手,但吴文贤在弟兄们的心目中印象很差,连被他拉拢的人都不再信任他,相反,白文焕却成了大家心中的英雄,弟兄们都佩服他。这些,龙头大爷也看得很清楚。 第4集  西安城里起义的革命阵营,因为利益而引发各派的内讧,赵元被排挤出领导层,权力由军人把持着。哥老会因为有互不隶属的特点,各地哥老会在胜利后,也各怀心思。三边哥老会的龙头大爷因为不愿被军人收买,让军人政权怀恨。他们设计暗杀了龙头大爷,并嫁祸于其他哥老会的龙头大爷,弟兄们想为龙头大爷报仇,眼见由军阀挑起的哥老会之间自相残杀开始,白文焕站出来,揭穿了这个阴谋,而吴文贤这时已与军阀搭上了关系,想借助军人的势力当上龙头大爷。面对军阀的高压,哥老会弟兄表现了空前的团结,他们没有屈服,一致推选白文焕成为龙头大爷。白文焕接过了象征龙头大爷地位的龙头手杖,以独特的方式安葬了龙头大爷,并发誓要带领弟兄们走正道,过上好日子。通过这件事,白文焕对西安城里的革命政权有些失望了,他觉得很多人革命都是为了给自己捞好处,这不是他想要的。乌兰珠托人捎来信,说儿子降生了,白文焕很高兴。赵元决定去三边发动起义,与白文焕一拍即合,他们决定率哥老会脱离西安城里的权利、利益纷争。吴文贤不愿意走,留在了西安。解放三边县是一个艰巨的任务,钱县令的清军得到了武器上的加强,有洋枪洋炮,哥老会仅有的武器无法与之相比。白文焕发动农民参战,夺取了县城的大部分地方,最后,与钱县令的清军在县衙前形成对峙。钱县令推出了乌兰珠和刚刚出生的孩子,说白文焕再敢上前,就杀了乌兰珠和儿子,赵元急令队伍退后。白文焕面对妻子和第一次见面的儿子,不知该怎么办,当他终于决心不顾妻儿下令进攻时,清军中的哥老会弟兄用刀逼住了钱县令,三边解放!钱县令被关押在牢中,他与白文焕有一次长谈,论及家、国、天下,让白文焕内心对钱县令的看法很复杂,觉得钱县令还不是一个罪当处死之人。赵元决定公开斩决钱县令,列举了八大罪状,钱县令说这八大罪状均非自己所为,他将在处斩刑场说出事情真相,但在处斩前夜,钱县令却在牢中离奇中毒死亡。人们剪去长辫,新的政权建立起来,赵元担任了县长,梁大鹏当了保安团长,赵元力邀白文焕当副县长,白文焕却坚辞不受。  陕北汉子剧情介绍第5集  哥老会因为推翻清王朝有功,在当地影响很大,加入者甚多,未免混入很多流氓、土匪之类,他们有的利用哥老会的声望,在村民的推举下当了村长、乡长之类的官,当官后这些人欺男霸女、酒肉乡里,造成很坏影响。白文焕深感如此会危害社会,就整肃纪律,提出哥老会成员不能做官,并力劝当保安团长的梁大鹏离开了哥老会,因此,他提出自己作为哥老会龙头大爷也绝不做官,只答应做了县议会的参议员。赵元得到了陕西军政府督军的任命,但同时被督军任命为副县长的,却是一直留在省城的吴文贤,这令白文焕大感诧异。袁世凯这时已成功利用手中的军队,迫使孙中山让出了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的权力,下令解散哥老会。陕西督军的一纸命令,解散哥老会,令西安城里的各种势力之间又有着各种算计乃至暗杀。白文焕遵从命令,举行了哥老会的解散仪式,弟兄们大部分各自回去重操旧业。看到辛亥革命成功,推翻了封建王朝,大家都满心欢喜,以为从此可以过上太平日子。梁大鹏收了一帮弟兄进入保安团,白文焕听从乌兰珠的建议,办镖局当起了商人,一部分无处可去的弟兄留在了镖局。吴文贤悄悄招收了几名武艺高强、心狠手辣的的心腹,将他们隐藏在一座深山古庙中,潜心练武,以备日后之用

分集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