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资讯

首页 > 电影 > 演出资讯 > 内容页

「说谍」犹记当年铁血时-文强领导抗战时期军统策反委员会碎片

日期:2018-08-18 23:30:32 投稿:COCO 来源:|0

在中国现代史上,文强算得上是个经历坎坷、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他的一生,经历了泾渭分明的四个阶段。毛泽东是他的表兄,周恩来是他的入党介绍人,朱德是他的直接领导人,刘少奇是他的同乡,林彪是他的同学,戴笠倚他为心腹骨干,杜聿明对其引为知己。。。电视剧《人间正道是沧桑》中杨立仁这一角色在各个时期中,穿插了他的影子。

文强

文强,文天祥第23代后裔。他的父亲文振之与孙中山、黄兴是好朋友,接受了许多进步思想。文强从小接受了很好的教育,中学时代,文强与毛泽覃是同学。文强的姑母文七妹就是毛主席的母亲,他与毛泽东兄弟接触较多,和毛泽覃感情尤好。

入党与开除出党

1925年8月,文强以优异成绩考入黄埔军校第四期,当时他是林彪的班长。不久,文强在周恩来的介绍下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同时,邵力子也介绍他加入了国民党。

1926年3月,蒋介石为了打击共产党和国民党左派势力,制造了“中山舰事件”,紧接着又抛出了“整理党务案”,并首先在黄埔军校“清党”,要求“跨党党员”只保留一个党籍。文强没有退出共产党,而是选择退出了国民党。

中山舰

​北伐战争中,文强在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政治部宣传大队当了一名宣传员,进行战地宣传鼓动工作。9月,他随同朱德入川,到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军党部任组织科长,同时担任以朱德为书记的中共地下支部宣传委员。

南昌起义失败后,文强按中央统一安排,疏散回乡待命,潜回长沙老家躲藏了三个月,与党组织失去了联系。

1928年2月,文强第二次入川寻找党组织。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在成都碰到了黄埔军校的同学廖宗泽。廖宗泽时任中共川西特委兵委书记。

廖宗泽(其叛党和四川省委文强处理及后极左思潮对广汉起义中的负面作用不满有关,先于文强加入了军统前身,复兴社特务处。重庆解放前,任保密局西南区代区长,重庆破坏组总负责。著名的江竹筠即江姐等30余共产党人被杀,便是其签批)帮助文强恢复了组织关系,并将他派入川军第二十八军某团开展兵运工作,任该团的支部书记。1930年10月,文强担任四川省委委员、川东特委书记,管辖23个县。

1931年6月,由于叛徒的出卖,文强在重庆被捕了,后经党内特工人员营救逃脱。他冒险到达成都,向时任四川省委代理书记的罗世文汇报情况。

罗世文烈士雕像

罗世文误解了文强在整个过程的表现,并给予文强留党察看一年的处分。文强申辩无效,并被四川省委加重处理,予以开除出党处理。文强一气之下,与时任省委妇女部长的妻子周敦琬一道出川,决定到上海去找中央军委书记周恩来申诉,但未能找到党组织。至此,文强结束了在中国共产党的奋斗历史。

跟随戴笠

由于在上海没找到周恩来,文强夫妇迫不得已返回湖南老家。为谋生计,文强最初当了一段时间的小学老师。随后,他被聘为《湖南建设报》总编辑

1935年,文强在报上写了一篇文章,指责湖南省主席兼四路军总司令何键。何键看后大发雷霆,要抓文强。在这生死关头,他再一次遇到了黄埔同学廖宗泽。这时,廖宗泽已脱离共产党并加入国民政府特务组织。在廖宗泽的引见下,文强见到了浙江省警官学校的实际负责人戴笠。在戴笠的劝说下,文强加入了戴笠的特务组织,并被任命为中校指导员,同时再次加入了国民党。

浙江省警官学校同学会徽章

​1936年秋,文强在国民党元老程潜的帮助下,转调国民党军队参谋本部任上校参谋。

淞沪抗战前后,赴上海参加对日抗战,并参与建立了军统武装力量,忠义救国军。担任总指挥。后潜入孤岛上海,展开敌后工作。

抗战时期,周恩来就早前的极左问题严厉的批评了当时的四川省委。后曾要求文强归队,文强没有答应。

1945年春,戴笠将其调到西安,提升为军统北方区区长。其间,文强成功策反了华北、东北近百万之众的部队。由于功绩卓著,他被晋升为中将, 40岁不到成为国民党军内最年轻的中将。

日本投降以后,国共两党开始争夺东北。戴笠决定设立军统局东北办事处,文强被委任为办事处处长。在东北的这段时间,他认识了杜聿明,两人相处得很好。

1946年3月16日,戴笠坠机身亡。戴笠之死使整个军统顿失重心,内部逐渐分裂成三派。三方人员为掌控军统互相倾轧,文强成了他们争取的对象。身处军统十多年的他,对此很是厌烦,决定脱离这个是非圈,谋取正规军职。在其父老友程潜处任湖南绥靖公署第一处中将处长、办公厅主任。

1948年9月中旬,文强接到杜聿明的来信,点名要他速去徐州任副参谋长。1949年1月10日,文强在淮海战役中被俘。

拒不认错

文强被俘后,开始了他的战犯生涯。在狱中,他拒绝写悔过书。他说:“毛泽东是我的表哥,朱德是我的上级,周恩来是我的老师和入党介绍人,刘少奇算是我的同乡,林彪是我的同学,这么多共产党大官和我在一起,我却成了国民党,是他们没有带好我,要写悔过书也应该是他们写,我不写。”管理员对此也无可奈何。文强开始了他不认错,但也不排斥新中国的牢狱生活。

昔年战犯管理所战犯房间一景

硝烟已去,国共的军事斗争已经结束,政治意识形态的胶着不应该抹去,一个军人,一个刀尖上行走的密战人员,在民族危亡时期,奋不顾身,矢志战斗的过往。

孤岛时期,让人们至今仍津津乐道的是,76号和军统之间的对杀,所谓刀口舔血,铁血锄奸之类的桥段。

孤岛时期上海

然而,除了军统上海区行动队以外,对国府抗战帮助最大,其工作卓有成效的却是军统潜伏在上海的另一个系统。即是受军统总部(戴笠)直接指挥的,军统策反委员会。

1939年底,上海成为孤岛已是两年时间有余。期间,大批原国府军政人员投降日军。军统上海区区长,资深骨干王天木也成为了‘汪记国民党中央委员会’中央委员,‘和平救国军’总指挥。

王天木

重庆闻讯,大为震怒。要求军统在最短时间内扭转沦陷区心脏(上海)的局面。

文强,时任忠义救国军政治部主任,便受命领中将衔,担任了军统策反委员会主任委员。并兼戴笠代表巡视和出席上海敌后工作统一委员会。另兼忠义救国军上海办事处处长。工作任务和军统上海区不发生横向联系。

文强潜入上海后,第一站联系人便是军统上海交通站负责人萧焕文。经过交谈,文强认定此人不可靠,为以后躲过一场追捕敲响了警钟。

此时,正值76号活动最猖獗之时,军统南京区区长钱新民(叛变后又反正,潜伏于76号,后被特工总部杀于上海)被捕,随即叛变。沪宁军统及外围地下抵抗人员又损失一大批。

由于严格执行纪律要求,文强所辖的策反委员会并未受到损失。同时,在公共租界跑马厅路、法租界拉都路、霞飞路、公共租界静安寺路100弄,静安寺路统一里几个地方,均都安排了安全屋。深居简出,不进舞场,非必要情况也不出席酒会或者宴请客人。闲来便是默写自己祖先文天祥的正气歌。

在其工作下,策反委员会在危难的夹缝中还是取得了上佳的成绩。被其策反并得到重庆认可的有:

唐蟒,汪伪政府军委会委员、参军处参军长,和平建国军第三集团军总司令。

刘郁芬,汪伪政府军委会委员,开封绥靖公署主任。

罗子实,汪伪武汉绥靖公署参谋长。

徐文达,汪伪驻苏州军长。

苏晋康,汪伪驻无锡师长。

丁锡山,汪伪驻浦东军事长官等。【江湖盗匪,抗战前原判死刑,淞沪抗战前被文强保释,加入忠义救国军。后被李天民诱降,任浦东保安队队长,旋即杀李天民和日军军事顾问,再任忠义救国军浦东第八支队支队长。又被其江湖大哥,已叛变的何天风(在愚园路惠尔登舞厅门口,与汪伪特工总部第一处处长陈第容一起被军统行动人员制裁)诱惑,降日。成为和平救国军第十二路军中将司令。被文强策反后,做了不少抗日地下工作,尤其是物质运送。电影《51号兵站》中有些微的其影子,可惜未能是正面形象。抗战胜利后,投奔苏中新四军,加入中共,改名丁旭文,任苏浙边区游击纵队司令员,率部秘密登陆奉贤时,牺牲】

丁锡山

与文强直接联系的有汪伪政府军委会委员、苏皖绥靖总司令,第二集团军总司令杨仲华。

由于文强出色的工作,同时也不可避免带来了行踪暴露的危险。在上海潜伏工作期间,他先被绑架,得洪门龚春圃,高汉声解决脱险。此二老为北洋老人,也是策反委员会委员。在董竹君的锦江川菜馆‘特别间’,因及时得到菜馆伙计报警(系董竹君放出的瞭望哨),躲过日谍开枪刺杀。后又及时拿到死信箱里的报警纸条,迅速转移,躲过了叛徒(韩志强,原忠义救国军军需官)设下的诱捕圈套。

董竹君女士

最严峻的考验是在原军统上海区区长陈恭澍投日后,上海的军统地下组织,包括上海敌后工作统一委员会(负责人吴开先被捕)被摧毁殆尽。包括一向甚为隐秘,单独行动的军统策反委员会也被76号和特高科联合侦知。汪伪特工总部开出了高达150万元的花红悬赏文强,死活不论。时间限期是1041年年底之前。

​躲过搜捕的军统上海中央会计室会计员不顾危险,第一时间找到文强,实施报警:苏固(陈恭澍在上海的化名)反水。文强迅速甄别了真伪,命令随身副官李锡年率领,将军统策反委员会骨干人员携带必要的文件,立刻疏散到浦东乡下。分别在跑马厅和静安寺路统一里附近几个路口分别放出武装警戒哨,要求如果追捕已到,抱定牺牲决心,也要拖延,给办公室以处理干净所有文件的时间。待检查了所有善后事宜,文强最后单身一个人撤出跑马厅。76号人马到达时,据说前后只差十分钟左右。

陈恭澍和文强都曾是中共党员,又都是黄埔四期同学,此番互为对手,熟知对方情况。陈恭澍率76号上海大搜捕期间,文强玩起了猫鼠游戏。

前文所述萧焕文此时已经叛变,其女儿萧淑英也同时投敌。并且出卖了军统另一个交通站(包缠虹住处),捕抓了包家人。文强利用萧焕文对他发出的联络信,以及萧淑英对周伟龙(原军统上海区区长,忠义救国军代理总指挥)的联络信(信中说自己假投诚,望见面,表示继续要为重庆工作),设计让重庆直接派人在萧氏父女去寻找周伟龙的路途上予以抓捕。此外,又设计将叛徒韩志强诱骗至金华,命令金华站站长童襄将其抓捕。

北伐时期周伟龙

而上海的形势也越来越严峻,陈恭澍的步步紧逼,让重庆的戴笠也坐立不安。为了保护文强,戴笠亲自发电,命令文强必须撤出。

文强离开上海后,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进入租界。坚持潜伏的军统策反委员会和留办负责人沈忠毅(黄埔三期)尽落敌手。。。

国民党战犯特赦景象

1975年3月19日,当最高人民法院的大法官在特赦会宣布特赦“给予公民权”时,文强等人禁不住热泪长流。至此,文强长达26年的劳改生活画上了句号。

特赦后的的文强决定留在祖国大陆。不久,他被安排在全国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担任专职委员。1983年5月8日,文强当选为全国政协委员,为祖国的统一积极奔走。

2001年10月22日,文强以94岁的高龄辞世,结束了他坎坷传奇的一生。

相关阅读

相关搜索

频道头条

更多>>

趣图推荐

本站推荐

猜你喜欢

热点图库

最新热点

精彩推荐

热点推荐

本站推荐

Copyright ©2016 POPO.CN 泡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ICP证书编号:浙ICP备14027621号-7  本站转载或引用的文章涉及版权问题的,请与我们联系处理。联系QQ:456789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