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育保险

首页 > 便民 > 社会保障 > 生育保险 > 内容页

“被心爱的男人拿掉你们的孩子,感觉怎么样?说说流产感言吧”

日期:2018-07-15 03:13:13 投稿:COCO 来源:泡泡网

肚子尖锐的疼着,却被傅薄笙一脚踹下了床。

  “滚去客房!把药吃了!”

  冷酷的话像冰锥似的刺入何以晴的心脏,让她疼的有些窒息。

  结婚两年来,他从不允许她在他的床上和卧室过夜。她顶着傅太太的名头。

  她的肚子疼的厉害,隐隐约约的好像有股热流从双腿间流出。

  她的心蓦然一紧,仿佛意识到了什么,手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肚子。

  “傅薄笙,送我去医院!”

  她快速的抓住了傅薄笙的脚,卑微的乞求着。

  傅薄笙微微一顿,当他看到何以晴双腿间的猩红时,那双眸子猛然沉了下来。

  “你居然敢背着我让自己怀孕?何以晴,你果然是有心机。感情每次我让你吃的药你都给换掉了是吗?还是你以为有了我的孩子我就会爱上你?”

  “不,不是的。薄笙,求求你先送我去医院好不好?这是你的孩子,是我们的孩子啊!”

  傅薄笙却一脚踹开了她,冷冷的说:“你不配生下我的孩子!在你卑鄙的找人设计了子佩,逼得她无法见人差点自杀的时候,在你拿着何家对傅家曾经的恩情逼得我不得不娶你的时候,你就没有资格了。何以晴,子佩现在还活在地狱里,你凭什么可以做母亲?”

  何以晴的肚子越来越疼,她冷汗涔涔,爬到傅薄笙的腿边说:“傅薄笙,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没有做过!我没有!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我?”

  “信你?我也想信你,可是你对的起我对你的信任吗?当年子佩约我去参加她的生日宴会,我信你,让你陪着她去买礼物,结果呢?如果不是你早就设计好了一切,为什么子佩会被那些人糟蹋而你却什么事儿都没有?何以晴,你这幅扮演无辜的嘴脸简直让我恶心的想吐!”

  傅薄笙说着,蹲下身子一把掐住了何以晴的脖子,手劲大的好像随时都能扭断何以晴的脖子。

  何以晴挣扎着,心里却好像被撕开了一道口子,鲜血淋漓的疼着。

  傅薄笙的眸子闪烁着猩红,他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有时候我真想就这样掐死你 ,不过想想对你而言太便宜你了。怀孕了是吗?好,我送你去医院,只要你不后悔!”

  何以晴突然有些害怕了。

  傅薄笙的眸底闪烁着阴狠的光芒,让她下意识的想要逃离,却还是抵不过傅薄笙的力气,被强行送去了医院。

  何以晴躺在担架车上,清楚地听到傅薄笙冷酷的说:“拿掉这个孩子!并且给她做节育手术!”

  “不!不要!傅薄笙,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不能拿掉我的孩子!”

  何以晴撕心裂肺的喊着,挣扎着,却被傅薄笙用绳子绑在了担架车上。

  他的手指紧紧地扣住了何以晴的下巴,一字一句的说:“你这样狠毒的女人根本就不配做母亲!更不配做我傅薄笙孩子的母亲!这就是对你不听话的惩罚!”

  “不要,薄笙,求求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求求你!”

  何以晴泪流满面,傅薄笙却无动于衷。

  “推进去,手术做的干净点。”

  傅薄笙的话打碎了何以晴最后的希望。

  她哭着喊着被推进了手术室,在手术室的门被关上之前,何以晴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声,“傅薄笙,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

  傅薄笙的眸子微潋了几分。

  后悔吗?

  是的!

  他后悔从小把何以晴当最信任的朋友看待,才让她有机会伤害叶子佩。他再也不会给何以晴任何伤害叶子佩的机会了!再也不能!

  傅薄笙的心划过一丝尖锐的疼痛,却被他给强压了下去。

  何以晴苦苦的哀求着医生,但是傅薄笙在江城的势力太大,医生根本不敢听何以晴的。

  在锥心刺骨的疼痛中,何以晴失去了自己的孩子,并且很有可能是这辈子唯一的一个孩子。

  她的心疼的快要窒息了。

  何以晴哭的撕心裂肺的,整个手术室都是她的哭声,那样的痛彻心扉,那样的悲恸。

  她终究还是疼的晕了过去。

  当何以晴再次醒来的时候,眼前有个人影正在看她。

  “叶子佩?”

  何以晴虚弱的叫了叶子佩一声。

  叶子佩巴掌大的小脸却笑得有些得意。

  “很疼吧?我听薄笙说他没有让人给你打麻药,生生的从你肚子里拿掉了那个孩子。被自己最心爱的男人拿掉你们之间的孩子,感觉怎么样?何以晴,说说流产感言吧。”

  何以晴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肚子,那种疼痛好像并没有消失,而是渗透进了她的骨子里,连呼吸都带着疼痛。

  “你给我出去!”

  何以晴浑身颤抖着,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指甲渗进了肉里都不及心痛的万分之一。

  可是叶子佩却笑得愈发灿烂了。

  “我为什么要出去?我好不容易看到你这么倒霉的样子,我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欣赏的机会呢?薄笙是我的,可是你仗着你爷爷曾经救过他爷爷的命,死皮赖脸的留在他的身边,甚至还想着让你爷爷逼傅爷爷答应你和薄笙的婚事。我是没权没势,但是我有薄笙的爱。何以晴,我也不怕告诉你,两年前你陪我出去买礼物,是我故意找人设计的那一幕,故意演给薄笙看得。我就是要让他憎恨你,远离你,可我没想到他最终还是娶了你。不过也没关系,傅太太这个位子我会夺回来的!”

  “你说什么?”

  何以晴有那么一瞬间的微楞,甚至有些反应不过来。

  叶子佩却趴在了何以晴的耳边,低声说:“我说两年前是我找人打晕了你,然后装作被人设计的样子嫁祸给你,故意让薄笙看到这一切从而憎恨你的。哦,对了,知道薄笙为什么不要你生的孩子吗?因为我对他说,两年前的那次事件让我伤了子宫,这辈子我都没有做妈妈的可能了。他认为一切都是你对我故意伤害的,所以他怎么可能让你做母亲呢?”

  “叶子佩!我要杀了你!”

未完待续......


随便看看

“亚罗,你的速度很快,但是你在妖神谷内根本就是最弱的妖魔,如果你现在不走,一会一样要死在我们手里!”鬼鸟兄弟看也不看长耳朵妖魔笑道。

薛海天看到如今的局面,无奈摇了摇头,转身就想离开,就在薛海天刚刚转过身的一瞬间,鬼鸟兄弟忽然飞身而起,落在薛海天面前的一颗大树上。

“人族武者,你也一样,都要死在这里,你们的身体会成为我们提升力量的养料!”

“你们确定要留下我?”薛海天哑然一笑,摊开双手问道。

“当然,你以为你跑得了!”鬼鸟兄弟哈哈大笑。

就在这时候,牛头人身妖魔大声叫道:“亚罗,人族武者,我们联手对付他们,这两个家伙很强大,任意一个的实力都不在我之下!”

“与妖魔联手,我们可不放心!”狂儒飞身而起,落在薛海天身旁,看了一眼薛海天笑道。

“不联手只能被他们斩杀,鬼鸟兄弟的幽冥鬼火十分强大!”牛头人身的妖魔牛魔也飞身落在长耳朵妖魔亚罗身旁。

“朋友,你如何决定?”狂儒看到薛海天也是五大宗门弟子,心中当然是想要与薛海天联手应对如今的局面。

“这两只妖魔交给我了,你去对付另外两只妖魔!”薛海天淡漠一笑,身形忽然冲向鬼鸟兄弟。

狂儒万万没有想到薛海天说出手就出手,一时之间呆愣在了原地,而牛魔,亚罗两只妖魔也都目瞪口呆,站在原地眼睁睁看着薛海天与鬼鸟兄弟争斗。

鬼鸟兄弟看到薛海天冲向他们,一起发出冷笑,两人周身瞬间出现黑色火焰,双翼展开,犹如两只巨大的黑色火鸟。

鬼鸟兄弟的武器是两把长枪,一股股黑色火焰凝聚的长枪一起刺向薛海天,两人一出手就显示出强大的战力,都不在刚刚强大的牛头人身妖魔牛魔之下。

修为达到炼星境的薛海天还是第一次出手,薛海天体内九大先天真炁元丹瞬间被薛海天激发了暗影灭的先天真炁元丹。

鬼鸟兄弟并没有发现,薛海天下面的影子已经消失不见,而在与此同时,薛海天周身金光大声,金神诀先天真炁元丹爆发,背后金色残影悄然出现,金色残影双手虚空一抓,竟然将两只散发黑色火焰的长枪抓在手中。

第三种功法雷霆神功先天真炁元丹爆发,薛海天双手雷光闪耀,攻向鬼鸟兄弟胸口。

鬼鸟兄弟同时发出一声怒吼,身体爆发强大力量,薛海天控制的金色残影瞬间被鬼鸟兄弟的长枪震碎。

鬼鸟兄弟各自将手中长枪轮动,硬结薛海天的双掌,金色雷电与黑色火焰瞬间撞击在一起,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霎那间,鬼鸟兄弟身形倒飞出去,脸上都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薛海天雷霆神功蕴含灭魔神雷,正好是鬼鸟兄弟幽冥鬼火的克星。 就在鬼鸟兄弟心中忌惮薛海天的时候,薛海天迈开大步,体内血海无涯先天真炁元丹爆发,双手血光大盛,一掌拍出,鬼鸟兄弟感受到自己体内血液竟然不断沸腾,吓得鬼鸟兄弟连忙强行运转体内力量压制自己的血液。

“这家伙强的可怕,我们不是对手!”鬼鸟兄弟都是妖神谷内比较强大的妖魔,与薛海天交手数招,不但没有占到便宜,反而练练吃瘪,立刻清楚眼前的人族武者实力十分强大。

鬼鸟兄弟十分狡猾,看到薛海天强大,立刻没有了再战的意思,同时飞身而起,想要逃走。

就在这时候,一颗巨大的树上,薛海天放出的影子忽然飞身而起,双手同时攻击鬼鸟兄弟。

暗影灭绝杀一招爆发,鬼鸟兄弟同时受到重创,发出凄厉惨叫,虽然如此,鬼鸟兄弟却并没有受到致命伤害,身形同时飞了起来,在空中化作两道黑光快速逃离。

暗影发出一招之后,悄然消失,影子重新回到薛海天的下面。

“只是使用武道,果然没有办法斩杀这两只强大的妖魔,如果符道与武道同时施展,应该有八成把握将这两只妖魔留下!”薛海天小试身手,就是想要看看自己在进入炼星境之后,实力究竟提升了多少。

让薛海天感到欣慰的是,如今的自己,即便是不使用符道,也足可以与妖神谷内的妖魔抗衡,如果使用符道配合武道,灵武合一的力量,足可以灭杀妖神谷内强大的妖魔。

牛魔与亚罗两只妖魔亲眼看和不可一世的鬼鸟兄弟被薛海天打跑,两只妖魔看向薛海天的身影都露出畏惧之色,想要却有有些不敢,因为不管是牛魔还是亚罗都已经受伤,眼前的两名人族武者想要杀他们,相信不是什么难事。

薛海天赶跑了鬼鸟兄弟,转身回到狂儒身旁,看了一眼一大一小两只畏惧自己的妖魔,笑着问道:“你们不走吗?”

“你不杀我们?”牛魔翁声瓮气问了一句,身旁的亚罗吓得长耳朵快速抖动,深怕牛魔一句话引起薛海天的杀意。

“我对杀你们兴趣不大,难道你们还想动手?”薛海天笑了笑,反而道。

“我们不是你们的对手,当然杀不了你们,如果你们不杀我们,那我们就走了,我们妖魔恩怨分明,你们放过我们一次,我们也会放过你们一次!”牛魔一边说着,一般转过身,也不理会亚罗,迈开大步走入密林之内。

长耳朵妖魔亚罗歪着脑袋看了一眼薛海天,有看了看狂儒,忽然露出一副可爱的表情道:“其实我觉得你们人族没有他们说的那么可怕!”

“小妖魔,你记住了,我们人与人之间不同,你遇到我们也许可以活命,但是如果在妖神谷内遇到其他人族武者,他们可不会如我们一般对你们手下留情!”薛海天叹了口气,笑着说道。

“谢谢你们了,为了感谢你们,我告诉你们一个消息,在妖神谷中部区域有你们人族上古武者建立的一处古墓,不过那一处古墓拥有可怕的力量,我们不敢进入,你们如果想要找寻上古人族武者的宝藏,那一处墓地也许会对你们有帮助!”亚罗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在地上画了起来。 薛海天望着远去的背影,笑了笑看向身旁的狂儒问道:“你相信妖魔的话吗?”

狂儒微微一愣,低头想了一会,摇了摇头道:“我不会完全相信,但是我会去看看,毕竟这是一次机会,一次可以让我们得到上古武者传承的机会。”

“天衡门薛海天!”薛海天这时候才对着狂儒拱手道。

狂儒将手中书卷收起,放在袖中,拱手道:“逆天帮狂儒,此次多亏天衡门的朋友出手,不如我怕是凶多吉少!”

“客气,五大宗门弟子进入妖神谷,能帮自然要帮上一把!”薛海天上下打量狂儒几眼。

互相报名之后,两人关系近了不少,薛海天之所以出手帮助狂儒,一来是事情赶到这里,即便是薛海天不出手,鬼鸟兄弟也不会放过薛海天,与其如此,倒不如出手打发了鬼鸟兄弟。

与狂儒一样,薛海天并不喜欢杀戮,而此刻的薛海天也已经修成炼星境,不是十分需要妖魔血精提升修为,正是因为如此,薛海天才会放过鬼鸟兄弟,不然的话,鬼鸟兄弟根本逃不过薛海天的追杀。

薛海天与狂儒两人虽然说话客气,但是双方都在暗中提防,五大宗门的内门弟子在妖神谷内是互相竞争的关系。

虽然薛海天帮了狂儒一把,但是狂儒在心中对薛海天心存忌惮,薛海天的实力太过强大,如果此刻对自己出手,自己必败无疑。

“狂儒兄,接下来你有何打算?”薛海天并没有如狂儒想象那样对自己下手,而是轻声问了一句。

狂儒先是一愣,随后想了想道:“我们进入妖神谷的最大任务就是寻找上古武者遗留下来的宝藏,如今有了消息,我想一探究竟。”

“如此最好,我们一起过去如何?”

“也好,有薛兄同行,安全自然不成问题!”狂儒知道薛海天实力胜过自己,听到薛海天要与自己一起去妖神谷中心区域探查上古武者留下的宝藏,当即点头应允。

两人同时飞身而起,小心翼翼在茂密的树林上不断前行。

一路上,薛海天问起狂儒这一路上的遭遇,从狂儒口中,薛海天得到不小有用的信息。

其中最让薛海天注意的还是魔云宗十大内门弟子的消息。

随便看看

方中锦往茶摊边上的条凳一坐,又从怀中摸出一小角碎银子,对那茶摊老板说道:“老板,来两碗茶。”他脸上镇定自若。而他边上那个女孩也笑嘻嘻地坐在他对过,两人神色看着都没半点害怕。茶摊老板不知道为何,心中便没刚才那么惊慌,说一声:“得了。两碗茶。”他手上忙碌,将两只茶碗端了上来,再返身回去提茶壶。

而那个使唤下人驱赶方中锦的老头,见到这小子是个混不吝的,傻愣愣地就不肯走。他嘿的一声气的笑了。

旁边那寡妇更是笑的前仰后合,娇声说道:“沈老,你这威风看来也就在你那府上管用。出了宁海县城就没人搭理你了。”

那个姓沈的老头横一眼那寡妇,转头又对手下说道:“看什么,过去请这人离开。”

他的手下便领了命,大摇大摆的走向茶摊,一只大手啪的一声拍在茶桌上。桌上茶壶杯子皆是叮咣一跳。那手下脸上生满横肉,看着确实吓人,他对方中锦说道:“小子,我们在这等人。到时候有贵客要来,你别在这里碍眼,赶快滚吧。”

方中锦本来端着茶杯要喝茶,被他一扰,抬起头来看那手下。而这手下就见到方中锦脸上虽然不显怒容,眼神却如寒冰一般。这人没来由的心中突的一跳。但仍旧壮胆说道:“看什么看,赶紧离开。再不走,爷就要动手了。”

方中锦手中捏着一只茶壶盖子,只等那人一动手,就要先下手为强。却忽然听到那寡妇在边上一声娇喝:“你这么三请四请的,还要把这小子请回去吃年夜饭不成?”他转头对自己一个高壮的手下说道,“大刘,请这小子一边去。”说罢眼露鄙昵之色。不知她看不起的到底是方中锦还是那个手下,又或者是坐在轿椅中的沈老头。

被叫做大刘的人显然是练过几年外家功夫的,他身上肌肉横生,脸现彪悍之气。大刘走到茶摊边上,心中打算要为主子立威,便企图一脚踢翻方中锦屁股下的条凳。

他本意是要方中锦摔一个四仰八叉,哀嚎连连,方显出自己功夫了得。却没想到他抬脚一踢,那条凳竟然纹丝不动,像是铁铸的一般。而大刘的脚上却传来一阵剧痛,当真和踢到铁板一样的疼。

这大刘此刻痛彻心扉,但是强忍着不作出任何异样表情。他因外家横练功夫了得,是寡妇花重金请来的依仗。大刘此时最需要的就是赶快在宁海立下声威,却没想到差点在这色目人小子身上砸破招牌。

旁人看在眼里,都觉得奇怪。那大刘似乎是要去踢那色目小子的条凳,不知道为什么条凳没动。大刘与色目小子脸上都没什么表情,也不知道这一下到底是谁输谁赢。

大刘也知道刚才已经在众人心中留下疑惑,必须立刻扳回场子。他不知道这条凳到底有什么古怪,难道真的是铁铸的不成?也不去管他这么多,大刘手臂上肌肉虬结。狠狠地拍下方中锦的肩头,说道:“兄弟,你……”

这一声“你”之后便是让他疼的满头大汗,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沈老头看了眼下这一幕,心中已经猜到那小子不是个省油的灯。他嘲弄一般对那寡妇说道:“严家的,你请来的高手看来是踢到铁板了。”他又转头对方中锦高声说道:“这位朋友,想来是道上的好汉。当真是对不住了。今日我们在此等一个位贵客。还请这位朋友避上一避。给贵客让出一块清净地界。这茶水钱就由老夫请了。”他说罢对下面吩咐一声。便有一个下人从怀中掏出十两纹银,啪的一声砸在茶水摊的桌面上。

十两纹银在京城也许算不得多大笔钱,而宁海毕竟是小地方,这十两银子就抵得过许多人家一年的花销。

沈老头肯花十两银子,单单买一个让路,也算得上是很够意思了。

方中锦既不抬头看那银子,也不理会沈老头。一副天塌下来也干扰不了他喝茶的样子。

严寡妇与沈老头心下都是气急,这时却有两人飞身来报,各对自己主子说道:“人已来了,眼下已经在二十丈开外。”

严寡妇与沈老头心知这个怪客既惹不起也赶不走。真与他较真反而让另一家抢了先机。这二人心中都想着:就让他在茶摊边上呆着吧,还是迎接正主子要紧。于是便都不再理睬他,焦急地探头向官道上望去。

这时方中锦却将茶杯往桌上一顿,又把桌上的十两银子大大方方地塞入怀中。

他转头对鹿儿狡黠一笑,说道:“走吧,咱们进城。” 方中锦喝完了茶,老实不客气的将十两银子揣入怀中。他脸上的神情如天经地义一般,叫上鹿儿,起身就要进城。鹿儿咕叽一笑,也乐呵呵的跟着方中锦站了起来。

其实方中锦知道,自己在宁海县终究不该太惹眼。他从前一无所有的时候也曾愤世嫉俗过。但对于如今的他来说,一个两个宵小的挑衅完全不值得自己去在意。若不是自己也觉得自己是个一无是处的废人,又怎么会被别人的无稽之谈激怒呢?

有些侠士虽然练的功夫高了,仍旧是一点就燃,被人看上一眼就非要将人赶尽杀绝不可,那反而衬的他心胸狭窄。说穿了,在那人灵魂深处,仍旧藏着一个悲观怯懦的小孩罢了。

其实就连方中锦自己也没意识到,此时的他,心境已达到了大宗师一般超然的境界。用文人的话说,就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而原本等在城门外的那一个老头与一个寡妇斜眼见到方中锦终于走开了,便更没人再去理会他。只因为他们一心要等的人,已经近的能够望到身形了。在茫茫官道上,果然有两个男子各自骑着一匹高头大马而来。他们一个是温润白净的色目人,另一个是看着阴桀狠厉的的汉人。只是这两人都是气势非凡,身上衣服也都考究精致。他们跨着的两匹骏马更是精神彪悍,就连笼头马鞍都精细好看。只是看不出来这两人到底谁是主谁是仆。

老头与寡妇都打起十二分精神,面上各自堆上笑颜,就要朝那两人扑去。

那温润色目人倒没什么,忽然就见另一个看着阴狠的男子突然眼神变厉,对着他们高声叫道:“方中锦,你要跑到哪去!”

老头与寡妇都是一呆。按说他们苦苦等候的贵人应该就是那个色目人公子没错了,而他边上的另一个男人倒不像是色目公子的仆从,瞧他的神气,反而比那个温润公子更嚣张一些。总之看来这两个人,他们一个都惹不起就对了。

但听他高喊着叫“方中锦”别跑。却不知道叫的是谁?老头与寡妇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脸疑惑。

还是那老头先看出端倪,他转头一看,狠戾公子叫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拿了银子企图逃跑的小贼。

看来此人与自己苦等的贵客曾经有些过节。这就更好了,现在正是他表现立功,拉拢贵客的大好时候。

这老头与寡妇其实早就势成水火,今日都在比谁能更早笼络住贵客的欢心。两人都自诩人精,心中也都觉得眼下情势一目了然。

肯定是这个坑蒙拐骗的小子在路上曾与贵客有过冲突。贵客行到此处又徒然撞见这个混账小子,必然要叫住他拿问才是。只不过贵客一共就两个人,而那贼子似乎也是身上带功夫的。若是自己一马当先,替贵客挡下那小子,岂不是大功一件吗?

老头与寡妇本来都半阖着眼皮思虑眼前态势,忽然同时想通此节。他两人对望一眼,心知对方也有此意。便连忙都向手下喊道:

“快去拿住那小子!”

“别让那个小贼跑了!”

而另一边的方中锦本来已经要进城门了,忽然听到有人直呼他的姓名,而这声音自己又听的极熟。他懒洋洋的转头来看,不是纪常安那家伙还能有谁?却不知道他为何又会出现在此处?而他身边跟着一个色目人,恐怕就是城外一干人苦等的正主吧。

方中锦见那色目人看着倒是非常年轻,难道就是钦差不成?自己倒是阴差阳错,只因想要避人耳目,竟然还没进城就又惹下麻烦来了。

正在这时候,老头与寡妇派出的家丁也围拢了过来。寡妇手下那个大刘已经吃过方中锦的苦头。心中眼中都露出来怯意。其余的人却还不清楚方中锦的厉害,一股脑的渣渣哦呼呼合围上来。他们心中想的都是要拿下这小子,替自己主人立个头功。

相关阅读

相关搜索

频道头条

更多>>

趣图推荐

本站推荐

猜你喜欢

热点图库

最新热点

精彩推荐

热点推荐

本站推荐

Copyright ©2016 POPO.CN 泡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ICP证书编号:浙ICP备14027621号-7  本站转载或引用的文章涉及版权问题的,请与我们联系处理。联系QQ:456789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