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前离开,归来竟然被一个小屁孩拖着叫“妈咪”,这是什么情况

2018-09-12 18:49:18 泡泡网 popo.cn

她放下手中的东西,三两步走到小男孩的身边。接着透过天窗投射下来的月光,许凝依稀能估摸着眼前的这个小男孩大约在四五岁左右。

“这位小弟弟叫什么名字,怎么会在这个地方?”许凝脸上洋溢暖暖的笑容蹲下身子,靠近小男孩。小男孩低垂着头沉默不语,身体有些许颤抖,似乎在告诉许凝他有点害怕。

莫不成这孩子是个自闭症的患儿?许凝想着更像靠近他,然而怕生的小男孩,见许凝靠近自己,下意识地往后退几步。整个人蜷缩成一团,怯怯的眼神时不时凝视着许凝的脸。

“别害怕,姐姐是不会害你的。”脑袋昏昏沉沉的她,一屁股坐在小男孩的身旁。借着酒后的醉意,许凝有些困倦了,全身乏力,双眼极力想要睁开,脑袋有一搭没一搭地摇摆着,之后便不省人事,昏昏入睡。

不知在睡梦中沉沉浮浮了多久,许凝坐在回忆的扁舟,好似一下子穿越回五年前的时光,那一点点痛苦的记忆碎片袭上心头,化作一把利剑狠狠扎进她的心口。她身子一颤,缓缓睁开了双眼。

天窗一点微光射向这个昏暗的仓库,许凝迷迷糊糊打了个哈欠,正准备舒展一下筋骨时,只觉身上有些重,她定睛一看,小男孩正在她怀中熟睡,也不知是什么睡的。

许凝低垂着头,凝视着他睡得恬静的侧脸,鬼使神差地抬起头抚摸着他的脸廓。

要是当年自己没有流产,恐怕自己的孩子也有这般大了吧。

想到这,她的眼眸中闪过黯淡,对陆之昂的恨意又加深一分。

“好热.....”小男孩在睡梦中估计是梦到什么了,嘴里一直嘀咕着。

泛着凉意的仓库,让许凝打了个冷颤,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小男孩竟然会喊热,而且细细望去,原来他的额角都渗出点点的汗珠。

难道…...许凝好似是想到什么,附下身子,额头对着额头测量体温。果然,小男孩的额头疼烫的吓人。

许凝知道,持续高烧不退,很有可能烧坏脑子,严重的还会有性命之忧。她焦急地四处环望,试图寻找到逃出仓库的路线。

“小朋友,醒醒。”许凝尝试唤醒正在熟睡的小男孩,怎么瘦弱的小身板,她都舍不得摇他一下。

不知唤了多久,小男孩才悠悠转醒,眼神迷茫地盯着许凝的脸颊,又朝着四周望了望。

“你必须要出去,我现在来想办法,你要忍着别睡着知道吗?”许凝耐心地跟小男孩解释道,他身子持续发烫,再不送医院,可能真的就一命呜呼了!

小男孩缓缓地点了点头,捂着脑袋手脚并用地走到一旁。感觉到身前那股温软消失,不知为什么,此时的她有种莫名的失落感,不过她并没有多想。

酒吧的仓库内存放的都是些瓶瓶罐罐的酒瓶子,天窗的直径大小正好足够让小男孩逃出去,只不过这个高度还是有些危险的。

许凝使出了洪荒之力把仓库内仅有的几个箱子堆起来,她先要男孩踩着她的肩膀爬上去,之后,她再爬了上去。箱子顶端距离天窗不是太远,许凝再要男孩踩着她的肩膀爬到天窗。

“还差一点…”许凝双手扶着小男孩瘦弱的身子,杏眼紧紧盯着那双快要够到天窗边缘的小手,脚下不由得点了点。

等小男孩安全地出了天窗才暗自松了口气,脚下一个不注意单脚踩空直接摔倒了水泥地上。

“啊!”脚踝处一阵刺痛感迅速传到大脑,她不由得尖叫了一声,倒吸一口冷气。

“姐姐,你没事吧..”那个小男孩听到身后一个巨响再加上许凝的尖叫声,有些担忧地朝里面望了望,但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

“姐姐没事,你先走吧。”许凝强忍着疼痛朝小男生回应道,她可不希望小男孩因为自己的摔伤而折回来。

小男孩瞥了眼墙底下的软垫,一直不敢动,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只好紧咬牙关从天窗跳了下去。凭借着软垫的缓冲力,他安全地落到了垫子上。如果不是这张废弃床垫,从天窗上跳下来,也是不可能的了。

陆小宝捂着疼痛的脑袋,迈着有些错乱的步伐走出垫子。

现在自己这个样子怎么能救到了姐姐,还是找到爸爸帮忙比较好。

他在离开前瞥了眼身后的仓库,迈着错乱的步伐朝酒吧门口走去。

“要你们有什么用,一个孩子都能看丢!”陆小宝在酒吧走丢的事传到了陆之昂那边,他怒火中烧,训斥着下属。站在他面前的助理,怕极了,全身止不住的颤抖。

“我马上..派人找!”助理抿着嘴唇,支支吾吾地说出一整句话。

“还不快去!”现在的陆之昂整个人处于一种暴走状态,浑身散发的冷意就连站在吧台旁的服务员都能感觉的到,好奇地朝他瞥了一眼,却被对方泛着寒光的双眸吓得扭回了头。

“爸爸.....”就在这时,陆小宝微弱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陆之昂一怔,缓缓扭过头,只见陆小宝身穿卡通服站在他面前,看起来很疲劳。

“小宝,你去哪了?”陆之昂连忙一步走上前,蹲下身子,双手抱住他瘦弱的身子柔和地问道。

“爸爸,我被关在仓库里,有个姐姐帮我逃出来..”陆小宝说着扯着陆之昂的衣袖。

“爸爸,姐姐还在仓库里,你帮帮我,把姐姐救出来!”

望着陆小宝期待的目光,陆之昂宠溺地抚摸着他头顶的碎发,突然感觉到他的身子微微发烫,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冷,

“小宝,你现在在发烧,爸爸先陪你去医院好吗?”

陆小宝坚持要陆之昂先救许凝,便只好联系酒吧的负责人赶往仓库。

怎么会是她..在打开仓库走进去的那一刹那,陆之昂看到靠在箱子旁昏迷不醒的许凝,右腿一直在流着血。不经意地闪过一丝心疼,他拦腰横抱起许凝走出了仓库。而站在一旁的陆小宝见这个好心的姐姐被救出,终是撑不住晕了过去。

“这么大的事,一定要给我严查,不然,你们等着卷铺盖走人!”陆之昂火冒三丈,一拳狠狠地打在了桌上,发出一声闷响。

“是!”身穿休闲装的男人连连点头,生怕一个不小心再次惹怒陆之昂。

不知在梦中沉睡了多久,许凝昏昏沉沉地睁开朦胧的双眼,映入眼帘的白色世界让许凝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医院?我怎么会在这里。”许凝从迷糊中慢慢醒来,嘴里嘟囔着,她想从病床上爬起来,却扯到了腿部伤口,“吱呀”倒吸一口冷气。

“你醒了。”清冷的嗓音从她的身旁传来,她闻声扭过头,窗外的阳光打在站在窗前的男人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光晕,逆着光的面容,看不清此时是什么表情。

许凝没有回他的话,眼神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把视线转向一旁。刚好看到正在旁边床上熟睡的小男孩正打着点滴。

“你放心,小宝的烧退了,没有大碍。”陆之昂瞧她一直望着陆小宝,忍不住说道。

许凝从刚开始心中一直有疑问想问陆之昂,但她并没有开口跟他说一句话。一时间,房间再次陷入一片寂静。

“阿凝,你没事吧。”不知过了多久,一位长相英俊的男人一脸焦急的走了进来,手中还拖着一个银色的行李箱,很明显,他是急急忙忙赶到了医院。

许凝看到眼前这名男子,眼眸闪过不明的思绪,原本面无表情的脸,瞬间挂着淡淡的笑容。

阿凝?叫的还真是亲热!陆之昂冷眼看着两人含情脉脉的对视,他知道陆林格今天会回国,没想到一下飞机直接跑到医院来了。

“林格,怎么是你?”林格与许凝的关系,陆之昂并不知道,但是一见他们如此亲密,心里总不是滋味。

“哥,我之前不是跟你说我在国外交了女朋友了吗?就是许凝啊。”陆林格露出标准的八颗大白牙,阳光洒在他的脸上,散发着幸福的光芒。这一切让陆之昂看来却显得十分的讽刺,特别是看到陆林格当着他的面握着许凝的手,他心里就莫名的冒出一股火。

“林格,除了许凝,你跟谁交往我都没意见!”陆之昂冰冷地说着,想要直接棒打鸳鸯,在他看来,这一切都太突然了。

五年前决然的离开,五年后突然的归来,她到底想做什么?!

“哥,凭什么!”陆林格挂在脸上的微笑骤然垮掉,握着许凝的手也紧了几分。

“这个女人心机怎么重,你别被她骗了!”陆之昂指着许凝一副无辜的脸庞,越发的生气。

陆林格满脸不爽,如果陆之昂只是单纯说要他们分手也就算了,现在还污蔑许凝的人品,作为许凝的男朋友,陆林格愤怒的神情再也压制不住了。

“陆总,我觉得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杏眼里流露出小兔受惊般的害怕,略微惨白的脸颊,更衬托她令人怜惜的一面。若是有旁人在场也会忍不住为她辩解。

“对于你救我儿子的事情,我可以对你表示感谢,但若想有目的地接近我弟弟,抱歉,我绝不会放过你!”带有浓浓敌意的警告从她的眼里折射出来,可是,他不知道的是,这些对许凝而言,再也起不了任何作用了。

她不再是五年前那个胆小懦弱的女人了。

01文/《爹地,快扑倒妈咪》

本文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

阅读全文,猛戳↙↙↙↙↙“了解更多”

相关热门